But I got my love for you

【周江】还愿(1-3)

修得略多所以废了很多稿,更新略慢,见谅。



(一)天外飞仙

 

江波涛睁开眼睛,车窗两边的景色正在飞快往后掠。

车当然不是自己发动的,他望了旁边空无一人的座椅一眼,有点抱歉:“小周不好意思,我又睡过头了。”

空荡荡的座椅上停顿一会儿,传来一个声音:“提前了。”

“有情况?”江波涛迅速扫了眼周围,这时候天已经黑透,走的山路,车灯开了远光也只能勉强照亮正前方那块。

周泽楷“嗯”了声,漂亮地过了一串急弯。江波涛本来打算自己开车,但想到周泽楷一定会顾忌他疲劳驾驶而劝阻,索性就让他帮着先开过这一段。

江波涛拿出手机,导航显示距离他们的目的地还有一百多公里,其中三分之一都是这种山路,他心中默算怕不是要到明天早上才能到达。看来这一夜也要时刻当心了。

幸好他们出其不意早走了……

“轰!”车窗前爆出一大团火球。

江波涛叹口气。

周泽楷反应极快,火光刚一燃起他就迅速变向,车身贴着那抹橙红色擦过去的同时,车窗已经被他打开。江波涛这几天和他早养成默契,立刻接手驾驶,紧接着就听见外面砰砰作响,火星乱窜,过了一会儿又腾起无数嶙峋冰川。冰霜特效火焰特效双重控场,没多久车窗锁上,他就明白周泽楷解决完问题坐回来了

。周泽楷身上显然有他从来没接触过的高科技,且不说他对付外面那些看不见的东西(江波涛坚信那也是某种高科技追踪产品)用的产品效果那么好,光是他那件能隐形这么久的变色龙装备,都可谓是前所未见。

“还有。”周泽楷提醒道。

江波涛心领神会,立刻加速狂飙起来,很快把一地狼藉甩在身后。

 

这场突如其来的逃亡是从五天前开始的。

江波涛是个低调的人,比如宵禁令十点开始,那么你绝对不会在晚上九点半的街道上看到他。他遇到周泽楷的那天也奉行着他一贯低调的态度,吃掉早餐机调控好的早饭和他自己的一点儿特殊食物,六点半出门七点半到达公司,准备一天劳动完毕再准时回家。

他打开电脑准备接着昨天的工作继续,然后同时告诉他部门经理找他有事,然后就被一个惊天大馅饼砸晕了:

“小江你来我们公司一年了吧,感觉怎么样?”

江波涛说了些公司很好王哥李姐都很照顾我的场面话,琢磨着大概是经理例行的员工谈话活动,恰好碰到自己。

“感觉好就行,以后工作更多了,你可得保持这种拼劲啊!”

等等。江波涛眨眨眼:“接下来会有大项目吗?”

“小江真是一点就透啊!这个项目我们商量过了,打算让你来带,你来公司这么久也该去历练历练,做好以后嘛,这职位也该升一升了。”

江波涛心里一跳,连忙拒绝:“我才刚毕业没多久,也没什么经验,之前都靠前辈们提点。您看这次的项目就算接下来,我心里也没底,还得请办公室的前辈们帮忙看着才行,现在这个职位就挺好的,谢谢经理了。”

他这种态度落到经理眼里就是谦虚了,当即觉得小江这新人不仅能力出众,还非常会做人,这种人才更不能放过了。

于是等江波涛一脸无奈地从经理办公室出来的时候,升职已经成为不可更改的悲惨事件了。

没错,就是惨剧。

升职这种别人眼红的好事,放在江波涛身上却是大大不妙。升职就意味着他获得关注度的机会大大提高,这实在非他所愿。履历虽然做得漂亮,但说不定有人就对他的过去有兴趣,顺藤摸瓜查出点什么呢?保安队的人可是时刻警戒着,谁知道他要是被带走还能不能像上几回那样顺利地出去。

这也是江波涛总是在搬家的原因,为了尽可能保证安全。这一回他故意选在这个内陆的后发型小镇,尤其是这种以纯天然风景为卖点的,信息流通总比大城市慢些。

公司的选择他也是考虑再三,最后选了这个做自媒体的。网上交稿,还需要经常出去采风——虽然用机器人更方便,但这家自媒体就是以自然人实拍为卖点——可以避免老和上班族们打招呼。

可惜现在大概又要搬家了。

江波涛看看时间,预约的共享汽车还有十分钟到。他用新手机刷了刷社交媒体,顺便浏览了自己公司——呃,现在是前公司了——发出的新文章,想起这篇Z城暖冬奶茶测评特辑是他跑了十个地方的劳动成果。

下次也找个美食自媒体好了,有趣还能到处吃,不用自己垫付测评费的最好。

人造光源照亮的天幕中忽然划过一道光,在这不夜城中未免微不足道。

江波涛摁了下“行李跟随”按钮,他的行李箱先他一步不紧不慢地走进电梯。

光在接近地面的时候速度缓了下来,拖出呈现水滴形的青白色火焰,最后消弭于无形。

江波涛坐上共享汽车,扫描手机输入解锁码,准备发车。

街道上腾起汹涌的风。

——下一刻这些风汇合成一股,势如破竹地砸进共享汽车里,玻璃四溅碎片纷飞,把这辆小车逼得倒退百来米,发出吱嘎吱嘎刺耳的抗议。

江波涛听到声音不对的瞬间立刻抱住了脑袋,好容易尘埃落定,等车停稳的第一时刻他先试探着睁了一只眼,继而小心翼翼地去看什么东西落进了车里。

——副驾驶座上空荡荡的,什么也没有。

江波涛却听到有人呛咳出声。

那是个男人的声音,江波涛听出他受伤了,脱口道:“你没事吧?”

四周忽然安静下来。

“……你能听见?”

这声音里居然有欣喜的意味,江波涛莫名奇妙,也不管对方看不看得见,点点头说:“我听力很好。”接下来他话赶话地转变了话题,“你是受伤了吧,动静这么大,等会儿肯定会有人来追究,我们不如先转移再做讨论?”

对方沉默了一会儿,江波涛无法看到他,只好耐心等着。

“怎么走?”

江波涛松了口气:“开我的车。”

他一面说一面把之前挂在二手交易平台上的出售帖删掉,领着他也不确定有没有跟上来的男人往地下车库跑。在进去之前江波涛犹豫了一下,最终把反电子眼设备投放出去。十分钟后,他们开上了出Z城的路。

“S城。”那个男人这么说。

江波涛下意识地往副驾驶那边望一眼。在他看来去S城不算是个好提议,这座城市差不多算是荣耀大陆最发达的城市之一,不管是他,还是这个奇怪的男人,去那里都太冒险了。

“有人接应。”像是看出他的犹豫,对方加上一句。

有人接应……这听起来好像我误入了犯罪团伙。这时候江波涛才想起这种可能性,但要是再来一次他深信自己也会选择救助这个人,虽然对方说他能自愈。

江波涛抱了个抱枕靠在椅子上,车开了自动驾驶模式,他一点儿也不用担心,就开始放空想事。助人为乐的习惯根深蒂固,导致他一下子就违反了他的低调原则,把自己拽进了这件看起来会很麻烦的事里。

“不是坏人……”对方这时候忽然出声了,听起来仿佛还有点委屈。

江波涛噗嗤一声笑出来,又问:“你还会读心啊?那我可要小心了哈。”

“……猜的。”

一时之间两人都没有说话,江波涛左看右看,拆开一袋甜甜圈,琢磨着递给对方:“要不要尝一尝?这个很好吃的,我们做过测评,整个镇上就这家的用料最好最甜啦。”

他等了一会儿,发现袋子里的点心少了一个,然后对面空气中浮起的甜甜圈慢慢出现了一个个小缺口。

“噗。”江波涛忍不住又笑了,他有点儿自嘲地想自己是不是心太大,同时又觉得这种场景想不笑很难,“好吃吗?”

“谢谢。”

“哎不用客气了。对了还没自我介绍,我叫江波涛,你呢?”

“周泽楷。”

“让我猜猜,你是穿了变色龙伪装之类的服装,来打击犯罪的人民好警察吗?”

“不。”

“诶……我看你的工作好像还挺危险的,居然不是——”

江波涛酝酿的疑问词还没来得及出口,车身忽然一个左飘,他猝不及防撞上玻璃,痛感立刻忠实准确地传递到大脑。等他扶着脑袋直起身来,就看见方向盘以十分惊人的操作狂野转动,连带前方视角看得人眼花缭乱。

他立刻明白应该是周泽楷发现有危险情况在闪避,忙把自动模式解除,顺便脚踩油门给车提了个速,为方便周泽楷操作,整个人都紧紧贴着椅背。

“你来。”周泽楷忽然说。

“嗯?”江波涛有点不明所以,但还是依言照做接手方向盘,眼角余光就瞥见副驾驶车窗被打开,接着嗖嗖几声,他从后视镜里惊讶地看到路面上腾起的大片火光。但那段道路上分明空无一物,那些火光仿佛打中了不明物体一样,悬停在半空燃烧着,最后掉落下来。

他大概猜到是周泽楷在攻击什么东西,只管认真开车,把身后的东西完全交给周泽楷。

过了大概十分钟,周泽楷关上车窗,江波涛明白这一阵的危险应该是过去了。他的车载导航被打开,周泽楷查阅一会儿,说走山路。山路到S城大概是五六天,周泽楷身上还有伤,江波涛表达了自己的担忧,但周泽楷一反刚才说一句停十分钟的犹豫,斩钉截铁地表示没问题。

“那对付奇怪的东西就交给小周了,没问题吧?”

“嗯。”

也许是错觉,江波涛莫名觉得周泽楷好像很高兴。

 

(二)飙车炫技

 

周泽楷上一次沉睡时距离这会儿少说已有百年,至于沉眠的原因,和很多他的同类一样:想要被人类认同,成为一个守护者,却始终没有达成。

通过中介月亮,或者按照守护者们的说法,通过月中人和人类达成契约,人类为守护者提供必要的存在基础,而守护者们则以保护人类为己任,这是守护者联盟中世代流传的基本准则。

和月中人定约之前,如周泽楷这一类,大家统称为“灵体”。灵体说得好听是守护者的候选,但此前必须通过严格审查。要晋级首先得在人类世界中有一定传说和认同度,其次需通过月中人认可,最后还有为期一月的实习,这期间守护者联盟有权根据工作效果提交评价表,只有通过了才能上岗。所以这么多年选上去的灵体少之又少。

其实周泽楷向来万事不萦于心,竞争上岗这事本也同理。偏偏他遇到一群同乡的灵体,又阴差阳错,被这个小队曾经的领导者方明华推举为队长,还同意了方明华的要求,从此帮助守护者们,做些幕后英雄的活计。

但纵然是无私如守护者,都多少保持点儿个人情绪,遑论他们。不少他们的同类最初愿意加入联盟这边,就是为了变成一个守护者。

这确实有诸多好处,最大的优势在于能使灵体这种存在变成实体。当然也有像周泽楷队里的杜明那样的,想成为守护者是喜欢那种被人类信任的感觉。

杜明算是他们这群人里最爱把这事儿挂在嘴边的,其他几位虽然不说,但周泽楷也知道他们的寄托。

他忽然就觉得接过队长这个职位的同时,也接过了一份希冀。

——但这份希冀一次次在他手里落空了。

就算他枪法堪称出神入化,就算守护者们都惊异于他的强悍,但他依然没有取得过哪怕一个人类的认同。

在他们又一次帮助守护者们打败敌人后,周泽楷说想去旅行。几个同伴兴致勃勃地叫嚷着队长记得帮忙带纪念品,只有方明华沉默不语,在他要走的时候却开口了:

“做你自己想做的,记得回家就好。”

 

周泽楷最后选了南极作为自己的落脚点,这地方几乎没有人来,而且他又喜欢冰雪,就在这重重冰川里睡了过去。如果不是因为有人坚持不懈地叫他醒来,他说不定会睡到天荒地老。

呼叫他的人是守护者当中数一数二的大师,目前是守护者联盟的首席,许多精妙的法术和武术也是他的发明,比如周泽楷常用的押枪。因为他催得紧,周泽楷只好用了不少法术不断赶路。他虽然强悍,但不知怎么,大多数人都会的浮空技能他却一窍不通,一路上除了瞬移法术,全靠飞枪或者搭人类的顺风车,也给折腾得很狼狈。

结果踏上了荣耀大陆,周泽楷才觉得事态发展着实糟糕。一百年在他们看来不过一瞬,何况他睡着前十年,联盟刚以完胜的姿态逼得食梦者们销声匿迹,方明华还说过这下和平少说都能维持个几百年。结果现在这局面倒像是守护者要被连锅端了……

周泽楷一路上顺手帮了几个被抄了老家的守护者的忙,于是他很顺利地成为了敌方的重点攻击目标。路过Z城时来了只颇为棘手的大怪物,对方是个带翅的,显然就是想欺负他无法浮空,把他拽到空中撕咬,还招来无数小怪密密麻麻把他围住了。

周泽楷最后挂了点儿彩才解决这桩麻烦,和怪物一起砸向地面的时候还被埋伏的敌方偷袭,因为这个他不得不花时间解决那些埋伏者,还不幸撞坏了一个人类的车。

没想到这个人类能听见他的声音。

他沉浸在前所未有的喜悦里,险些漏过对方的询问。面对江波涛的提议,他本来想一走了之,这样既不会给这个人带来危险,也是后有追兵情况下最优的选择。

但他没忍住,接受了对方的帮助。

江波涛是个有趣的人类。

周泽楷接触过的人类不多,但他确信江波涛这样的一定绝无仅有。别的人类不会这样温声同他说话,不会有那些把他当做朋友一般的举动,不会把自己的食物和他分享。

不过江波涛的独一无二有时也让周泽楷感到疑惑。他似乎不太需要睡觉,尤其第一夜他们逃亡的时候,还是周泽楷提醒才让他有了暂时睡一下的念头;在面对周泽楷和那些据他说看不见的敌人的时候,他也不像周泽楷从前旁观过的、面对未知事物的人类那样慌张。

这两种情绪交杂在一起,让周泽楷分外珍惜和江波涛的这段经历。

眼下江波涛靠在驾驶座上睡着了,他们距离目的地只剩下一小时的路程,周泽楷不愿叫醒他。仗着江波涛看不见他,他光明正大地盯着对方观察。

或许是因为喜欢甜食,江波涛的脸有些圆润,他看人时眼中也总是含着笑意,这样搭配在一起叫周泽楷觉得挺舒服。江波涛的头发颜色也和他不太一样,发尾有些偏蓝,周泽楷想他是不是染过,忍不住要伸手摸一摸。不过也只是想想,因为他的手会毫无阻碍地从江波涛身上穿过,仿佛抚摸空气一样。

但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……

周泽楷托着下巴,把自己的头发拽过一缕来对比,为什么感觉江波涛的头发不像是他头上自然生长的?

他一面思考着这个问题,一面顺手开了车窗。

在他探出窗外的一瞬间,子弹就先发制人地打了出去,角度刁钻地命中藏在阴影中的偷袭者。

大概是知道他们快要与方明华他们碰面,这一次来的食梦者不仅数量多,质量也有了显著提高。周泽楷心念电转,迅速把车切换为自动驾驶模式,打开车门。

如果江波涛能够看得见眼前这画面,一定会感叹周泽楷足以秒杀这年头只知道卖脸的一众小鲜肉,他不仅有一张俊脸,还有同样好的身手。

周泽楷撑着车窗翻上车顶的同时举枪疯狂扫射,他的枪弹全是以自己的力量填充,左手“哒哒”响个不停的爱枪碎霜带出一片片冰晶璀璨,顷刻之间就把抢占车顶的蜘蛛形状食梦者们打得东倒西歪。趁这些家伙还没反应过来,他手腕一转,另一把配枪荒火打着旋儿落进他手里,毫无空隙地爆出无数火焰。

大蜘蛛们首批吃了这波闷亏,等周泽楷打过一轮,一群群翻着长腿从车顶上坠落下去,剩下的就踩着先烈们的尸体锲而不舍地爬上来。周泽楷不慌不忙,荒火碎霜交替打出,一时间红蓝交错,炸得那群蜘蛛不敢再往上爬。烈焰在夜空中爆发,照得四周亮如白昼,周泽楷眼神一凛,只见周围百里上千只巨大的蜘蛛悉悉索索往他们这辆车的方向涌来,再看前方道路,已经被层层叠叠的蜘蛛堵死。

力量增强了!

他迅速做出判断,二话不说缩回车内,解除了自动驾驶模式。

“醒醒!”这回顾不上温柔地叫醒江波涛了,周泽楷心里有些抱歉,还是只能选择粗暴的叫醒服务。

“嗯?啊……小周……到了?”江波涛有些茫然。

“油门。”

江波涛瞬间意识到大概他们遇到了棘手的敌人,他看不见周泽楷,但此刻他声音都像紧紧绷着的弦。

小车骤然加速,周泽楷一拧方向盘,刺耳的声响里车灯残影一闪即逝。他拐过这只大蜘蛛,斜身攀着车窗同时指挥江波涛:“左。”

“轰!”车身左飘时炸出团火焰,江波涛忽然发现,他居然看到前方的路上堆满了蜘蛛!

“我看到前面都是蜘蛛?”惊讶之余,江波涛迅速冷静下来。这些怪物显然就是周泽楷的敌人,当务之急是突围出去,他不想在这时表现得大惊小怪,分了周泽楷的心。但自己忽然能看见这些怪物或许是个重要的情报,他便立刻告知了对方。

周泽楷皱眉,这绝对不是好事,食梦者力量已经强到化为了人类可见的实体,数量还不少,硬碰硬突围显然不可能了。

他扫视四周,山道已经快到尽头,接下来只剩一段坡道,坡下的蜘蛛气势汹汹地碾过来要跟坡上的集合,想把他们做成夹心。

“加速。”周泽楷说。

江波涛加大油门,他们的车夹带赶着投胎的慑人气势毫不犹豫地往坡下的蜘蛛撞过去!

五十米!

“不好意思。”周泽楷忽然说。

“怎么了?”江波涛心里一跳。

下一刻他的挡风玻璃碎了个大洞。

二十米!

江波涛被他这一手惊得下意识踩死了油门,最终还是,什么都没说。

“低头,向右。”周泽楷加上一句。

十米。

碎霜腾起蓝盈盈的光芒,照得它主人的那双眼睛充满杀意,蓄力已久的冰霜随着扳机扣动,从挡风玻璃的大洞里爆破而出,宛如冰龙出世,继而笼罩住坡下前排的蜘蛛们,瞬间将这些食梦者冻了结实。

周泽楷却没有停下动作。在碎霜打出的一瞬间,他另一手伸出车窗,荒火抖出一串持续不断的火球,巨大的推力竟然将这辆小车带得飞了起来!

小车飞上蜘蛛们冻成的大冰块,在冰面上毫无阻碍地滑行,临近蜘蛛冰块的终点,周泽楷再次把荒火当了助推装置,车身划过一道弧线,最后在他精准的操作下平稳落地,加速不停绝尘而去。

“你这也太——”纵然擅长聊天如江波涛,这时候都不知道该怎么评价周泽楷的操作。最后他想了想,双掌只打开微微一点幅度,几不可闻地给周泽楷鼓了个掌,“5分。”

“……”

江波涛查了查导航,看起来他们马上就要到目的地。这回他已经不敢再想“平安抵达”这种事了。

“满分……是多少?”

周泽楷的声音忽然响起,好像还有点儿不好意思。

江波涛一怔,才意识到他是说刚才那个乱打的评分,有点儿促狭地回了句:“10分。”

“啊?”

“破坏私人财产扣5分,所以不及格哟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哎呀,小周你不会当真了吧。其实我不在意啦,反正我这车都开了好几年是该换新的了,我看你既然家在S城那不是有钱人就是土豪吧,土豪我们都做了这么久朋友了,给买个车呗?”

他笑嘻嘻地等了一会儿,却听周泽楷认真道:“一定买。”

“嗯……我只是玩笑,真的。”

“送朋友。”

“那请我吃饭就好啦。”

“好。”周泽楷在心里加上一句,车也要买,忍不住微笑起来。

 

(三)基地

 

“我们目前还是按守护者那样编制,事务型人员和战斗型人员,队长你还是核心。”轮回基地的食堂人来人往。形势紧张,纵然是队长回归,大家也都顾不上庆祝了。这会儿周泽楷一边吃他的早餐一边听吕泊远报告轮回近况,“……防守引入了第五代安全系统,技术部现在有佟林前辈和吴启负责,安全系数很高。事务人员方哥主管,没有人事变动。战斗人员照旧,装备有升级,主要是人类科技和微草研发的魔法装备。”

周泽楷点点头,忙里偷闲咽下粢饭糕,问:“联盟呢?”

吕泊远猜他应该是问联盟情况,忙把Pad里的文件翻过几页,说:“队长你醒来前五年,食梦者突然强势,有小型不流血冲突和挑衅。从半年前开始变成了大规模冲突,雷霆、虚空、百花、微草都和人形食梦者交手过。”他顿了顿,将平板递给周泽楷,上面是一片焦土和损毁的车辆。

“百花……”周泽楷一怔。

吕泊远点头:“最恶劣的一起事件是两个月前百花遭袭,张佳乐前辈失踪。”

核心守护者竟然失踪,这对百花来说可谓损失惨重了。

“孙哲平?”周泽楷问。

“孙前辈……百年前最后大战时受了重伤,队长你去旅游那阵子,他就离开联盟了。现在没人知道他的下落。”

看来叶修那边也有情况。

叶修就是把周泽楷叫醒的联盟首席,凭他对叶修的了解,这个人不可能放任联盟乱到这个地步。他嚼着火腿蛋,忽然看见方明华走进来,江波涛在他后面,饶有兴趣地打量食堂,听到方明华语音提示又接着往前走。周泽楷忙把筷子一放,上去迎接他俩。结果江波涛恰好往前踏了几步,毫无自觉地从周泽楷身上穿了过去。

周泽楷:“……”

方明华忍住笑,说:“小江啊,我们去靠窗那边第三张桌子坐吧。”

“放着火腿蛋那个?”

“嗯。”周泽楷吱了声。

“小周你在?”江波涛左看右看,想确定他在哪边。

“吃饭吗?”

江波涛想想:“好啊,不过真的蛮奇怪的……”他笑着打量这个食堂,“看得见各种食物和餐桌,就是看不见在吃饭的人。”

 

江波涛一进基地就昏睡过去,周泽楷紧张得要命,后来才听方明华解释这是为了过滤他之前旅途上沾到的噩梦。

周泽楷这才放松下来,又意识到他不在的这些年,轮回基地变化不小。

“我们引入了很多人类的新科技,有部分也融合了法术,主要是微草和雷霆在开发。”方明华解释,忽然想起江波涛身份,“对了小周,你们既然是一起来的,那他是不是……呃……”

周泽楷头一次见到方明华犹豫成这样,毕竟从前他们都失望了太多次,这一回江波涛能够和他同行,简直是个奇迹了。但周泽楷下意识觉得,江波涛能听到他,并不是出于他和方明华都期待的那个原因。

他轻轻摇摇头。

方明华有些失望,但很快又笑起来:“不管怎么说,他总算也是你能够接触的第一个人类了,假以时日总能有进步的。”

“嗯。”周泽楷也笑了笑。

其实他早已习惯,况且江波涛细心,待人接物十分妥贴,从来不曾因为看不见自己而产生什么阻碍。有这样的朋友,周泽楷很知足。

 

因为江波涛和方明华的到来,他们又去打了两份早餐,周泽楷意犹未尽地加了一屉小笼包。于是江波涛就看到他面前飘着高低不一的小笼包、豆浆、大饼油条、皮蛋瘦肉粥,它们还乖乖地落在了餐桌上。

可以说是非常魔幻了。

吕泊远本来还打算跟周泽楷做汇报,结果江波涛坐过来,他说也不是,不说也不是,有点为难。结果江波涛先开口了:

“小周你之前那么着急地赶回来,你们现在一定有急事吧,我一直呆在你们基地,会不会太麻烦你们?”

“没有。”周泽楷飞快否定。

吕泊远默默收起了Pad。

“那有没有我能帮忙的呢?”江波涛发誓,他真的是出于习惯随口一问。

周泽楷摇摇头,忽然想起他看不到,忙说不用。

“小江你能跟小周出去一趟吗?”方明华却突然开口了,“他要去H城,但我们没有代步工具,挺麻烦的。你买张火车票,让他跟着上车就好。”

“这样……”江波涛答应,“那行啊。”

周泽楷犹豫地看看他,又看方明华,对方示意他一会儿再讨论,最终便选择了缄口不言。

吃完早饭吕泊远领江波涛去休息室,周泽楷和方明华往整备室走,去拿进行调试的碎霜荒火。

“泊远都跟你说了吧。”

“嗯。”周泽楷认真检查爱枪。

“百花出事那次,据说本来是配合行动,但张佳乐前辈那边不知道为什么只剩下他一个人。在他进入预定路线后突然失联,联盟的人到达他消失地点时只有一部车。从他失踪到现在,已经过去127天了。”

“这么严重。”周泽楷蹙眉。

“不仅如此。”方明华帮他戴好新式通讯系统,“半个月前,叶神离开了嘉世。”

周泽楷久久不语,过了一会儿,又示意方明华接着说下去。

“情势不乐观。于情于理,本该我们跟你一起去,但基地里事太多,我怕出岔子。况且叶神他再怎么也是守护者,有小江在你身边,他多少会因为契约有所顾忌。”方明华坦然对上周泽楷的审视,说,“我担心联盟里有人通敌。”

两人沉默片刻,周泽楷拍了拍方明华肩膀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

天气越来越冷,小年轻们缺了奶茶仿佛活不下去。陈果这间奶茶店开在小巷子里,七拐八绕出去没几步是一片片写字楼,六七点钟正是小白领们逛街的点,这会儿又快过节,生意自然好得没话说。差不多是她最忙的时段之一。 

她心情颇好地把两盆圣诞红摆到里间,眼看又有几个订单弹窗在眼前展开,陈果往空中一点摁了确认,往后厨招呼:“你准备好了没!”

“来了来了,老板娘你别急啊,我保证给您送到。”叶修打包好了所有奶茶,又把订单确认一遍,在陈果催促声里就往外走。他的代步工具是辆半旧不新的女式悬浮摩托,一个大男人骑着总有些奇怪,但叶修完全不在意,跨上车蹿出小巷子。

这年头稍大的餐馆送外卖都是机器人的活儿,但陈果经营的兴欣奶茶,一来店面不大,二来她不喜欢机器人,显得没人情味儿,所以一直是老板娘亲自送外卖。直到一个月前叶修来应聘,这差事就顺利地落到了他头上。

这会儿他不紧不慢开着女式摩托,轻车熟路转到大楼下面,早等在那儿的小姑娘高高兴兴接过夸了句真准时,他也高高兴兴回了句那您以后多光顾啊,又骑着车去下一家。

这次车行到一半,叶修忽然“咦”了一声:他周围的路面忽然结上了冰,仿佛某种预告。叶修便伸手摸出根烟点了,状似漫不经心地往空中一划,整个不夜城一下子从彩色切换成黑白,周围人都停住不动了。

 “哟,小周来了啊,火车上吃过没?行,吃了正好,咱们赶紧把正事谈谈,我等会儿还给客人送外卖,迟到了要差评的!”

周泽楷见他注意到自己的讯号,松了口气,刚想口头给江波涛导航,却见他环视四周,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。

叶修一支烟抽到一半掐了,扔一旁垃圾桶里,招呼道:“小周好久不见哈。”

周泽楷点点头,腼腆地冲他笑笑,算是打招呼了。

江波涛看看叶修,又看看周遭诡异的场景,最终压下一肚子疑惑,毕竟这次会面对周泽楷来说好像是件重要的事。

“你这一路赶过来都清楚了吧,我们现在是个什么鬼样子。”叶修也迅速切入了话题。

周泽楷点点头,犹豫片刻,难得补上句:“能实体化了。”

叶修顿了顿,又说:“是啊,敌强我弱。一盘散沙,没几个能用的人。张佳乐失踪了,文州少天那边人员流动,得费几番工夫整顿。老韩那儿还好,但整个联盟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,想组个队都组不起来。”

“怎么做?”周泽楷却没问原因。

“小周同志就是这点好啊,说话直爽!”叶修靠在车上,下意识又摸了根烟,“我想让你加入联盟。”

周泽楷瞪大了眼睛,还没来得及说话,叶修下句又是个惊天大雷:

“你来当首席。”

这句话带来的影响好像很大。江波涛感觉空气中有些不同寻常的凝重,那个叫叶修的男人虽然还是那样不咸不淡的模样,但江波涛听得出他语气无比认真,而周泽楷也沉默了很久。

“为什么?”周泽楷最终还是问出口。他对联盟的事没兴趣,虽然多少猜到叶修与嘉世必然有嫌隙,只不过以他性格并不愿意探究这种伤心事。可是叶修这个决定太过惊人,纵然再不想干预,他也不得不弄清楚。

“我老了呗,该退休了。年轻人里你最有前途,长得还那么好看,人类最喜欢了。”叶修摆摆手,“总之这个事就这么定了。我先把奶茶送了,你俩别跑,过会儿咱们找个地方,把个仪式意思意思弄一下,以后你就是首席了。”

说完不顾周江两人,叶修自顾自解除了法术,骑着车继续送外卖了。

 

叶修这番举动就和他的话一样,让人摸不着头脑。江波涛在轮回基地时倒是听方明华简略说过他们并非人类,而是灵体,在帮助守护者保卫人类安全。并非人类四个字听得江波涛眼皮一跳,但他还是暂时压下了快冲出口的吐槽。

回去一定要和方哥问个清楚,无论是关于这个联盟,还是让他陪同周泽楷前来的原因。

转回正事,以刚才的只言片语,这些人大概供职于一个联盟,江波涛多少猜测出是这联盟内部发生了大事。正思忖间,急刹车的声音把他拉回现实,才发现自己还站在车水马龙的路中间。他对车主做了个抱歉的手势,跑上人行道,观察下四周试探着问:“小周?”

“我在。”周泽楷声音有些发闷。

叶修一时半会儿还不会回来,江波涛掏出耳机戴上假装打电话,继续跟周泽楷聊天:“你……不想当这个首席吗?”

周泽楷几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他左思右想,怕江波涛等急了,最后摇摇头,又点点头,说:“想,也不想。”

江波涛琢磨一下他这话的意思,这事实在复杂,身处局外提出任何见解都可以说是不痛不痒,于是只好开个玩笑安慰安慰周泽楷:“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。既然小周你这么厉害,我想升职这种事对你来说嘛,完全不是问题。不过呢……要是你真的不想干,我们联手把那位前辈打晕逃跑好了。”

“噗。”周泽楷忍不住笑了。

他看着江波涛笑意盈盈的眼睛,心头一暖,温声说:“没关系的。”

“唔,对了。”江波涛这会儿又想起叶修,“为什么我能看见他?”

周泽楷皱眉:“守护者。”

“所以我们……呃,人类,能够看见的是守护者,而看不见的是灵体?”江波涛问,得到肯定答复后依然疑惑,“那为什么灵体是不可见的?”

周泽楷听到他说这事不禁晃了晃神,忽然想起要是叶修真让他当首席,或许江波涛就可以看见自己了。听江波涛这么一问,他想了想,慢慢解说道:“和人类签约,契约作用下就能看见了。”

“那么请问灵体周泽楷先生,你们是反派大boss,还是守护世界和平的英雄呢?”

周泽楷忍不住笑了笑:“说过,不是坏人。”他想一想,又补充上,“食梦者是反派。”

这大概是说他们这个群体对人类没有恶意了,看来那契约是个关键。至于食梦者,大约就是当初他们逃亡路上遇到的那一群绊脚石。

江波涛揣测一番,觉得至少目前自己的生命安全无虞,周泽楷他们的所作所为看起来也并不会威胁到人类,暂时可以放心,便巧妙转开话题,和周泽楷聊些别的了。



TBC


Okay随便碎碎念一下……

事实上这篇文的灵感起源于《守护者联盟》这部电影,不过在写作过程中脑洞越开越大,重修以后可以说跟电影已经基本无关了,硬要说大概《现代政治意识形态》对本文的影响远大于此(咦?

因为修改动的地方远比想象中要多,很多已经写好的部分都打算重写,所以没能一下子更新八章了,实在不好意思。

然后我是第一次挑战这种冒险向剧情向的长篇,所以部分描写多少力有不及,又因诸事繁忙只有晚上一点时间用来写作,成品可能会不太尽人意吧。不过我会尽力写好这篇,所以修改补充可能会是将来的常态,更新速度与质量不能两全的情况下会以质为重,希望大家不要介意。

总之谢谢所有对这篇文有点儿兴趣的朋友。


评论(10)
热度(140)

© 三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