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ut I got my love for you

【周江】还愿(4-5)


(四)突然被坑

 

叶修说到做到,刚下班拽着周泽楷和江波涛就往公园里跑。他呆的这块是H城,别的没有,就是河湖多,叶修就给指挥开了:

“小周你碎霜拿出来,开一枪开一枪,冻个冰咱们好找个僻静湖面办事。”

江波涛觉得这话简直没法接,但想一想这都市里湖水向来不上冻,且没人会大冬天还跳湖里玩,他们不知不觉把湖水一冻上,倒成了闹中取静的好地方。

周泽楷和叶修的思路倒是在一条线上,二话不说辟了块湖出来,他们三人——虽然从表面上看就两个——呆呆地站在冰面上。

“嗯,这位哥们……”叶修指了指江波涛。

“前辈叫我江波涛就行。”

“行吧,那小江?你等会儿稍微帮忙看着点,有人来的话提醒我们一声。”

江波涛点点头:“我需要站远点吗?”

“不用,这仪式就意思意思,没啥杀伤力。”叶修把烟夹在手上,准备开始,“而且你怕什么,你这能力足够自保了。”

他说完没再看有些错愕的江波涛,拿起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伞往地上一划,以周泽楷为圆心弄出个圆。

“伸手。”叶修示意周泽楷。

周泽楷和他一起抬起手,维持着这个姿势,等待接下来会发生的一切。

十分钟过去了。

江波涛一会儿看看他们,一会儿望下四周有没有人,结果不管哪边都半天没动静。他看看手表,刚好九点整。

“怎么回事啊?”结果叶修先皱眉了,江波涛在一旁看他做了个手势往自己眼睛上一点,不太高兴地说了句,“小周你说怪不怪,这个老鬼今天居然还请不来了。”

周泽楷明白他说的是负责鉴定守护者的月中人,那人从来不会现身,月亮就是他的代表。今夜乌云蔽月看起来还要下雪,怎么看都应该完不成这仪式了。

“没关系。”周泽楷说。

“等等。”叶修忽然说,江波涛听着觉得他声音和先前不太一样了,他抬头一看,原本还密密掩着天幕的乌云,在这须臾之间仿佛以飞快的速度退散着。江波涛伸手略微掩住自己的眼睛,稍加调试,发现这并不是他的错觉。

风流云散,一天明月白如霜,把整个湖面都照亮了。

江波涛从未见过这样皎洁的月亮,也从未在月初就看到满月,但现在的场景虽然很不科学,他也顾不上了。

——他完全被周泽楷吸引住了。

月光凝在叶修刚才划出的圈子里,江波涛发现这月光是流动的,自上而下塑出了高个子男人的模样。周泽楷从虚空中现出身形,手里握着他的荒火碎霜,他整个人沐浴在柔和皎洁的月光里,分明应当是温柔的,但有种凛冽笼罩住他,又让他看起来遥不可及。

这是江波涛第一次见到周泽楷。

 

就在周泽楷现出身形的同时,枪声大作,冰霜火焰一同腾起。

“小周不错啊!”叶修早预料到这事似的,“啪”地开了伞旋转起来,挡掉一波攻击,“跟你搭档就是放心!”

他瞟了江波涛一眼,又乐了:“小江你俩配合也真默契哈!你怎么知道他要开枪的?”

在周泽楷开枪的一瞬间,江波涛就迅速和他会合站到了一块儿,现在叶修和周泽楷一个在前一个在后同时对付他们周围的敌人,完全避免了敌人把他抓走做人质这类后顾之忧。

“前辈可以猜一猜呀。”

“你们年轻人的事我可猜不出来。”叶修不紧不慢地以伞为盾招架着,对面飞来无数耀人眼目的法术,在他眼里仿佛都算不上什么,“哎哎小周你悠着点儿,别下手太狠啊,把人家虐出心理阴影怎么办!”

江波涛正想着这前辈的形象也太幻灭,忽然发现周泽楷拿枪的手居然微微发着抖,立刻明白叶修刚才那话算是虚张声势了。

这群人显然有备而来,周泽楷和叶修的反应不慢,但凭借地形掩护和人数优势,伏击者们渐渐在对他们形成包围。

“右边。”叶修说。

周泽楷心领神会,双枪交替打出毫无间歇的一轮轮攻击,右路有假山挡住,对方要在这样的枪林弹雨里贸然上前显然不智,只能躲在假山后面待定。叶修便趁着这个空档,在周泽楷掩护下冲了上去,打了这群人一个措手不及。江波涛跟着他俩冲出包围,眼前一花,急急忙忙躲开,才发现自己避过了一道剑光。

周泽楷在他躲开的一瞬间立刻回援,接着二话不说把他扔给了叶修。毫无防备地撞在一起,江波涛头昏眼花,正纳罕周泽楷这是做什么,却发现叶修皱起眉头。

“前辈?”

叶修一言不发给他加上了个防护的咒术,却没有继续他们的逃跑路线,反而往回冲了过去。

怎么回事?

江波涛定睛一看,周泽楷那边仍是他单枪匹马大杀四方,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对。

——不,攻击范围!

刚才那一击看来是别有用心,虽然攻击的对象是江波涛,但其意却在逼周泽楷回护以创造空档。对方看起来也是高手,趁周泽楷此时状态不佳,顺利击飞了荒火。

武器脱手的一瞬间周泽楷便意识到事情绝不简单,他作战习惯显然已被看穿了。不会浮空、无武器加持时施法范围有限,这是他的两大弱点。此刻荒火不在手中,方才肆意流动的火焰骤然缩紧了范围,再不能和碎霜组成严密的攻击网,情况看来对周泽楷大为不利。

——周泽楷选择冲上!

不能制造大范围的火力线,他就主动拉近和敌手的距离。不能均衡两边的力量,那就用更快更凶猛的攻击来弥补。这就是周泽楷一贯的作风,强悍到蛮不讲理!

敌方当然不是傻子,总不能被他摁着暴打却不还手。但这时他们发现,确实已经做不到反击了。

因为同行的还有叶修。

叶修今天也一反常态,配合周泽楷打出了暴风骤雨一般的攻击。两人一前一后很快汇聚在一起,叶修把捡回的荒火抛给周泽楷,继而毫不恋战转身就跑。

“他们是什么人?”江波涛边跑边问问。

“不是食梦者。”叶修说。

不是食梦者却攻击他们,那么……江波涛心里升起一个猜测,他伸手状似不经意地在眼睛旁边按了一下,瞳孔变成蓝盈盈的颜色。顿时,这片湖周围的一草一木在他眼里无所遁形,而他不太意外地发现了数十个人形,但可以肯定并非人类。

他是看不见灵体的。江波涛瞥了眼叶修,阻止自己继续往下想。他继续调试,扩大了自己双眼可见的范围,不多时就发现围守薄弱的地方,迅速规划好路线。

“前辈,小周,我们从前面石桥的桥洞走,从冰上滑过去,上岸往公园那座尖塔上跑。这样可以吗?”江波涛询问地望着他俩。

周泽楷与叶修对视,叶修有些意外地挑挑眉,点个头:“小江果然是个人才哈,这么快就找好路了。”他伸手往对面打出一招,炸得敌方鸡飞狗跳,二话不说就往桥洞跑,“赶紧的,走起!”

江波涛一开始还跟着他们跑,没跑出多远就意识到自己估计跟不上。结果他还没说什么呢,周泽楷就一把抓住他手。

江波涛:“?”

然后他就被周泽楷扛在肩上狂奔,不,这速度应该说是飞了起来。几乎就是两三秒的时间,他们已经完成了到桥洞的转移。周泽楷早已甩出碎霜冻结湖面,同时飞枪不停,利用反作用力把他们迅速送到岸边半山处。

叶修和他同步攀到塔顶,难得没嘲笑江波涛这仿佛压寨夫人一般的模样,只飞快地打出一串法术。那些繁复的法阵寂静无声地没入黑暗中埋伏着,等待给予追踪者们一次痛击。叶修却没有就此停下,他甚至开始结印——江波涛猜想这大概是极东忍者的招式——环绕在他们周围,又是一堵保护他们的防线。按照叶修的说法,没个一两小时那些家伙上不来了。

“刚成为守护者是灵体最虚弱的时候,”叶修解释,“他身体内部需要进行重组。而且小周比较特殊,他是紧急情况下完成的仪式。”

“会对他有伤害吗?”江波涛急急问出口。

“不会。不过嘛,”叶修收起他的伞,饱含深意地望过来,“我不能保证他此后就一直是实体化的状态。”

“……”江波涛一时语塞,却发现周泽楷一脸紧张,忙问,“小周你难受吗?”

周泽楷摇摇头,抿了下嘴唇,说:“你在意?”

原来是因为这个。江波涛冲他笑笑:“当然不会啊。不过还是要多谢叶前辈,不然我都不知道,原来小周是个美男子啊。”

这句话成功让周泽楷红了脸,他有点不好意思,却也不表达出来。这回仗着江波涛能看见他表情了,周泽楷便大睁着乌黑的眼睛,一脸无辜地看着他。

江波涛没多久就败下阵来。美色当前,杀伤力实在是太可怕了,他只好迅速双掌合十向周泽楷表示不会再拿这个说事,一转头又看见叶修一脸看好戏的表情。

“年轻人,啧啧。”叶修颇为嫌弃地弹了弹烟灰,提醒,“你都不问问为什么会看不见他?”

江波涛看了周泽楷一眼,说:“还要麻烦前辈告诉我了。”

“我虽然让他完成了成为守护者的仪式,但一般来说你得先有点儿群众基础是吧。他呢什么都没有,虽然是个守护者了,但以后能不能长久维持那还得另说。”叶修直言不讳。

周泽楷欲言又止地看看叶修,对方悄悄向他摆摆手示意先不要提,他便说:“没事。”

“对啊,这事儿其实不急。反正小周你已经是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的守护者了,可不要想着有个万一撂挑子不干啊,就算有万一,你好歹是咱们联盟里的,连招揽个百八十万信众的能力都没有吗?这当然不能够啊!总之哥帮你亲手主持仪式也是很累的,这首席你当也得当,不当也得当。”

“我会努力。”周泽楷认真地说。

叶修笑笑:“今天点名表扬小江同志啊,你对小周很了解嘛。”

周泽楷一下子就红了脸,倒是江波涛,非常自然地说了句:“小周很好懂啊。”

“有默契就好!我看你根骨不凡,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联盟?”叶修不知从哪又摸了根烟,半真半假地建议,“你来之前参观过轮回基地了吧,装备是不错的。小周么,虽然比我差点儿,但战斗力也不错了,你当他搭档绝对不亏。”

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邀请,江波涛难得都想翻他白眼,但还是笑眯眯地回答:“前辈说得是,轮回和小周都很好。”

“行,那什么我们谈谈待遇?”叶修找块石头坐下,拍拍周泽楷,“你看你要是来轮回,五险一金社会保险什么的绝对没问题,哦,不过人类社会那边会有点麻烦,要去银行换货币。小周你年薪多少来着?”

周泽楷想了半晌:“忘了。”他看叶修和江波涛都有些语塞,忙加上句,“很多的,有房。”

江波涛有气无力地挥挥手:“拜托前辈,我可是有身份证有信用卡的好公民,有正经工作的媒体人。这次和小周同行是因为他那是很受伤了——”

“所以你打算走咯。”叶修打断他。

江波涛卡壳了。说实在的,不管是从所谓人情的角度,还是逻辑推理的角度,他都已经完成应该做的事,可以和周泽楷说再见了。但他居然有点不想走。

周泽楷站了起来,特别认真地说:“我们包食宿。”

叶修一看江波涛为难的模样,认定这桩坑劳动力的任务大概有谱了,忙趁热打铁:“你看,这待遇又不差,包食宿,上司还这么美貌,小江你可赚大发了。再说了,年轻人不要太庸俗,我们这工作可是为了拯救世界和平的,不要总是谈钱,多伤感情——”

突如其来的通讯请求打断了他的话。周泽楷掏出手机,通讯来自方明华。

“基地遭袭。”方明华言简意赅。

 

Q城,深夜。

这一年的大雪凶猛得让人心慌,临近关门,地铁站里已经没什么人。工作人员漫无目的地走着等下班,忽然看见一个男人站在角落里,像是突然冒出来的一样。这个点人实在是少了,这个貌似在等人的男人,多少有些引人注目。

她假装清扫垃圾,走过那人身边,没想到对方先一步把地上的垃圾捡起来,放进她手上的袋子里,还说了声“谢谢”。

——张佳乐好不容易盼着工作人员走开,打了个喷嚏,又开始玩手机。他这些年在K城呆习惯了,这回只穿了个大衣内搭针织衫衬衣,来北方真是冷得不行。好在有暖气,他幸福地想着,忽然发现微博首页有很多人都在转发同一条信息。

“张佳乐前辈。”张新杰负责来和他接头,按照约定的时间九点半准时到达,看见张佳乐坐在角落里一脸不可置信地瞪着自己的手机,他皱皱眉头,还是先招呼了一声。

“张新杰!”张佳乐唰地抬起头来,一把将手机屏幕横在他眼前,指着那条横扫他首页的微博说,“叶修把首席给周泽楷了!”

 

(五)战后分析的重要性

 

轮回基地的突然遭袭改变了他们的预定计划。灵体转变为守护者的过程其实最好静养,但周泽楷坚持要回去,叶修便没阻拦,一柄破伞舞得虎虎生风地打跑了偷袭者。

江波涛预定了个共享汽车一路狂飙,一面开车一面崩溃地想H城堵车怎么堵得比S城还厉害,结果他们从H城东站到HQ火车站还不到一小时,堵在路上的时间却远超于此。顺便因为实体化的关系,江波涛一路上都在担心是不是得给周泽楷办个假证买票,到火车站一转身,他就找不到周泽楷了。

“小周?!”江波涛吓得要死。

结果他耳朵边传来一声“嗯”。

“你怎么又——”江波涛说到一半忽然懂了他的思路,顿时觉得守护者真好,还能透明实体无缝切换的,想不买票就不买票。

等他们心急如焚地到达轮回基地,方明华一脸“天凉了,让食梦者破产吧”的表情走出门来,说,队长小江回来了,先进来先进来。

又说,你们没看我后面那条短信吧,我不是说小明泊远冲出去解决了,你们不用担心,记得带份味庄的荷花酥回来吗。

周泽楷摸出手机假装查证,飞快地删掉那条短信,特别正直地对方明华说:“没有。”

以周泽楷对方明华的了解,吃不到荷花酥的怨念可以化成三倍的工作量压在自己身上。他忙转移话题,一边往基地里走,一边开门见山地问:“总结呢?”

“暂时只有数据分析,在吴启那里。现在看?”

“嗯。”周泽楷点点头,眼见江波涛想先走一步,忙拉住他,“一起。”

江波涛有些犹豫:“这……你们内部会议,不太好吧?”

周泽楷二话不说,拽了人就走:“早习惯,早上岗。”

方明华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俩,江波涛这回可以看到他们长什么样了,旁边还有工作人员不时经过,被这样看着压力剧增,忙讨饶道:“方哥你看这……我今天,确实有点儿累了……”

“队长想你加入我们,我觉得你也挺合适的。”方明华先扬后抑,“不过小周啊,人事这边有些流程,我还得给小江走一下,今晚他也说累了,不如先去睡?等下次再一起开会也不迟。”

“……好吧。”周泽楷有些遗憾地放开手,“早点休息。”

 

吴启的数据PPT做到最后一步时卡住了。

他在纠结选#011c39还是#016484做背景色,刚巧周泽楷和方明华一前一后踏进数据部,吴启眼前一亮,忙喊:“队长队长,深蓝浅蓝?!”

“……深?”周泽楷不明所以,但深思熟虑后还是给了个答案。

“我选黑色。”方明华举手。

“方哥你不懂爱啊!纯黑哪里有蓝色显得通透!”

“差不多行了啊启启。”方明华倒了水,双手搭在扶手上坐下,“队长看着呢,快把你的图呈上来。”

见好就收,吴启也没多说,做个手势,通透的蓝色图表立刻环绕在他们四周,灯光也随他指令调暗:“今晚九点零五分,北三入口监控到一只食梦者,鼠形,代号A。”

鼠形食梦者?周泽楷有些疑惑,一般而言,兽形食梦者多为攻击性较强的动物,几乎没见过这样娇小的。

吴启在表上一点,放大了图片:“A是实体化食梦者,有一定抗雷电能力,通过咬断电线的方式干扰了监控。”他随手一划调出另一段视频,“幸好我们还设置了隐藏摄像头,北三通道的拍到它,迅速触发报警系统。虽然那会儿大家正在转变为守护者,有些虚弱,但因为危险评级较低,所以只有两个队员去,结果它——”

“进化了。”周泽楷眯起眼睛。

画面上的食梦者骤然胀大。巨型鼠类的攻击性,已不比其他兽形食梦者低了。

吴启点点头,又说:“同一时间,南四出口、东五出口、西一出口遭袭,都是巨兽形态的食梦者,有鹿蜀、黑独角兽、虎、狮几类,辅助蛇形食梦者。我们只好派——”他刚要说明部署,周泽楷却做了个手势示意暂停。

“地图。”他说。

“地图……啊!”吴启瞪大了眼睛,忍不住敲了下自己的脑袋抱怨为何漏掉这么重要的信息,手上动作不停,立刻把轮回基地的3D图像呈现在他们面前,红点标注出食梦者,蓝点代表己方。

方明华凑过来:“心思缜密啊,这几个出入口都相去甚远,要互相联系可费工夫了。这要是兽形食梦想出来的,我直播吃键盘。”

周泽楷点头,又问吴启:“能动吗?”

“没问题。”吴启双击一下,红点蓝点动了起来,再现着双方彼时的行进路线。周泽楷看了一阵,眉头越皱越深,最后示意吴启:“解说。”

这番还原和分析折腾了大半夜,终于结束后方明华让吴启去热份饭给周泽楷,他眼看着吴启关上门,又确认合严了,这才问:“怎样?”

“太凑巧。”周泽楷反复看着地图。

方明华叹了口气,轮回这些年在他手上运转得也算顺风顺水,结果到食梦者进犯了,却出现这么多纰漏,认真算起来倒真都要推到他头上。他思忖片刻,说:“这次是我疏忽了。无论人手调配,还是战术布局,原本不会闹到需要小明他们出手。”

周泽楷在他开口时就转过脸来,这时摇了摇头:“错不在你,不要担。”

方明华一愣。

周泽楷又说:“辛苦你,方哥。”

他很少这么直接用言语表露心迹,这番话诚恳真切,方明华一时之间心中一颤。

“你回来就好了。”他拍拍周泽楷肩膀,“对了,先恭喜你呀,首席。”

周泽楷有些羞涩地笑笑:“谢谢。”

“既然是叶神亲自给你主持的仪式,那只可能是传承仪式一种。说了不怕你笑话,感觉到契约力量的时候,整个基地都高兴疯了。大概也因为我们太高兴,才给了那些家伙可趁之机,哎。”方明华颇有些感慨,忽然想起正事,又问,“对了,你是真打算让小江加入我们?”

“他很好。”周泽楷说。

方明华沉吟:“确实,能和你一路配合过来,是个难得的人才了。只是我看他不是一般人……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吗?”

“没关系。”周泽楷斩钉截铁地说,“用人不疑。”

“那好,我去问问他的意思。”方明华点头,“不过他大概得走考试路径进来。今年的考试已经过了,我去申请下,先让他拿个临时证。”

方明华做事一贯靠谱,周泽楷随便应了声,刚好吴启带着饭回来了,他们三个索性利用数据室的投影屏看起了电影下饭。

苏沐秋没有给他选定职位。周泽楷看着电影,开始放空思绪。灵体升职最关键的一步掌握在月中人苏沐秋手里,一般而言,苏沐秋直接升格灵体后,会根据各灵体的性格特点选任合适的职位。但周泽楷感觉得到,契约虽然发生作用了,但他并没有得到那种应有的“启示”去提醒他该做什么。

而且他现在赖以显形的精神之力,如果没猜错的话,应该是叶修和苏沐秋分流给他的。

这是叶修给他的试炼吗?

或者,他只是单纯地想用这次事件来转移开某些人的目光。

“队长你不喜欢这个菜啊,要不要给你换一个?”吴启看他半天没动筷子,提醒道。

周泽楷笑着摇摇头,夹起炒蛋送进嘴里,心想反正无论哪一种,击破就行。

唔,今天食堂盐放多了。

 

一人得道鸡犬升天。这就是目前江波涛对周泽楷升任守护者的看法。

当然他没有什么贬低的意思,只是觉得这词和目前轮回基地喜气洋洋人来人往的情况太相像。托周泽楷升任守护者的福,整个轮回基地一下子充满了他可以见到的“人”。不过这也挺好,他很快就找到了方明华。

“小江来,这边坐。”方明华办公室里充斥着无数电子弹窗,幸好他们早就推行了无纸化办公,不然换算成纸质版后,每天这么多的文件可以把他埋在里面,“咖啡还是茶?”

“茶,谢谢方哥。”江波涛一脸乖巧地落座。

“感觉轮回怎么样?”方明华倒了茶给他,自己拿了杯子靠在办公桌上。

江波涛掐着茶杯抬头看他,方明华背后是大落地窗,轮回基地的景色尽收眼底。

“很好,也很危险。”他选择开门见山。

“哦?”方明华显然等他分析。

“守护人类是件危险的好事。”江波涛微笑,“我和小周第一次遇见,他受伤了,且有人追击。你之前说他是轮回的队长,可是一路上居然连支援也没有,要不就是他为了掩人耳目刻意如此,要不就是你们现在分身乏术。我认为两者都有。那么,这是为什么呢?我初步猜想,应该是你们供职的联盟发生了大事。”

“你觉得是什么事?”方明华这会儿已经颇有兴趣了。

“第一,联盟失去了领军人物,而这个人,就是叶修前辈吧。”江波涛分析,“第二,按照叶修前辈的说法,当前联盟各大基地大概各有想法,要想统领他们不是容易的事,暂时没有能服众的人物出现。再来嘛,最可怕的对手,恐怕永远不是敌人呢。”

方明华与他对视良久,突然笑了:“如果让你来轮回任职,你愿意吗?”

“在此之前,我想先问问,守护者、灵体和人类的关系如何。总不能什么背景知识也没有呀。”江波涛先把自己想了许久的问题抛出。

“小周之前跟你提过一点吧。”方明华说,“我不是理论研究的专家,所以只能给你说个大概。简而言之,我们和人类签订了契约,负责保护人类。”

“回报呢?”

“在成为守护者之前,我们是灵体。灵体究竟是什么,学术上有好几种争论,等会儿我给你本书,你可以看看。通用的一种说法嘛,我们是一种精神体,所以人类看不见摸不着。但在签订契约之后,因为契约的作用,我们得以实体化,成为守护者。相应的,人类将为我们的实体化提供必要的能量。”

江波涛皱起眉头,不太能接受这种理论,但他还是压住吐槽,问:“这种能量是?”

“广义上说是精神力量,尤其是正面的精神力量,可以增强我们的力量。这是守护者得以存在的基础。相反,负面的精神力量,是我们对手的粮食。”方明华给他看了几张图,上面都是些长相凶恶的怪兽,“食梦者,你和小周来的路上遇到的那些就是。人类的负面情绪,尤其是恐惧,是他们最喜欢的东西。守护者的职责就是除掉他们。”

江波涛一怔:“可是……人类永远不可能根除恐惧。如果我没猜错,近年来这些情绪的加剧,也是食梦者势力崛起的原因之一吧。”

“所以我们会永远存在,保卫人类。”方明华挥挥手,“怎么样?”

窗外起了风,云层缓缓流动。江波涛思考半晌,收回目光。

“唔……能了解了解你们的待遇吗?”他笑着说。

“没问题。”方明华随手拉过一个弹窗,把轮回内部招聘条件给他看,“劳动保障跟你们一样,五险一金有,月薪有底薪和提成。小江你想选事务型还是战斗型?”

“事务型是……基层公务员那样?”江波涛问。

“差不多。对了,我们基地的事务型守护者都是我来管的,个人建议,你可以去公关部试试?”

江波涛却另有打算:“队长是战斗型吗?”

还没进来呢队长就先叫上了。方明华心中暗喜,想着这孩子真是会说话,表面上不动声色:“战斗型,而且是我们基地的核心。我们引进现代技术以后,流水作业使整个联盟形成以基地为单位的组合方式,核心守护者、战斗型守护者和事务型守护者的分类也是这个时候出现的。所谓核心,就是一个基地得以存在的前提。”

江波涛了然:“所以当他成为守护者以后,你们也都顺势升任了?”

“对。不过,你也可以这么理解,核心就是比战斗型多了点附加价值。”方明华轻描淡写地略过这节,“你是想做战斗型?那可有点难呐。”

“愿闻其详。”

“我们目前成为守护者的途径,有两种。一种仅针对灵体,就像队长那样的流程。另一种,是人类的考核方式。”方明华直视着江波涛,补充道,“仅对有特殊能力的人类开放。”



TBC


其实我也想快点更,但我的好校对去考CPA了!所以没有校对的我感到寸步难行不能fu吸(不

以上都是戏精的表演,真的跟校对没有关系,真的。

评论(9)
热度(86)

© 三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