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ut I got my love for you

【周江】还愿(九)

改动不算特别大所以双更,你问我为啥不发在一起……

因为我喜欢ᕕ( ᐛ )ᕗ




(九)没什么是一顿饭不能解决的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这是周泽楷第一次作为实体,在人类世界中走动。他觉得周围的一切有些陌生,但并不害怕。所有的人事物都是新奇的,熙熙攘攘的人潮,不得不停下的红绿灯,还有陪着他等绿灯亮起的江波涛。

他默默注视着自己的新队员,直到江波涛有点无奈地笑着看看他,小声对他说:“队长你不要一直看着我啊,你这样有的妹子会议论的。”

周泽楷不明所以,不过先对他的称呼予以指正,这事让他不爽好久了:“别叫队长。”

“那……那小周?”江波涛试探着问。

“嗯。”周泽楷给了他一个春暖花开的微笑,饶是江波涛见多识广也不禁被此等美色撩得心尖一颤,旁边更有女性朋友此起彼伏的抽气声。

周泽楷颇为奇怪地看看四周,想这天气也不算太冷,怎么妹子们个个直抽冷气,又想到江波涛说的那句话,便问:“呃……为什么,要议论?”

江波涛于是给他解释:“就……有些人类女性有种奇怪的嗜好,喜欢看两名男性做出一些亲密举动。”虽然这年头同性情侣已经不算少了,但长得像周泽楷这样好看的,那确实是凤毛麟角。

“没关系。”周泽楷偏偏脑袋,指了指绿灯,示意可以过去了。

江波涛一时之间没懂他的意思,这到底是被议论没关系,还是他们俩亲密一些也没——不,我在想些什么!他抖出一身的鸡皮疙瘩,毫不犹豫把这个话题抛到脑后了。

轮回基地天然占有商业区地利优势,这也是江波涛非常佩服的一点。不过每次从静安寺偏门经过一番折叠之后摔进基地时,他总是怀抱着朴素的唯物主义理论,深信这绝对不是什么“法术”,一定是因为轮回基地属于四维甚至五维空间,所以可以叠在这地方。

后来方明华对此嗤之以鼻,表示都跟你说了我们需要精神力量,要不然怎么把基地建在寺里,仅此一点就能破你唯物大法了。

他们没走几步路就到达了商圈,S城的大商场们簇拥在一起,只等着他俩决定。江波涛举着手机给周泽楷看,商量究竟吃什么好。

“我之前听说这个日料不错的,三文鱼特别新鲜,鹅肝入口即化的那种。啊还有鳗鱼三吃,也是他家招牌菜。我们可以先把这家当一个备选,小周你觉得呢?”

“好的呀。”

“唔……不过你是S城的人,我们还是点江南菜?我之前都没吃过呢,要是吃的话,可能就靠你来定了。”

“……食堂都有。”

“呃,那我们做个备选?”

“好。”

江波涛继续举着手机嘟嘟囔囔,周泽楷发现了,一说到吃的他就会异常有干劲。他自己纯粹是把吃喝当做调剂和乐趣,尤其是肉食,但江波涛但境界显然比他高一些。也只有在发现新鲜美食的时候,江波涛对所为营养搭配健康均衡的指标会跳水般地下降。

他一边想着,一边点了点江波涛的手机:“我来拿。”

意识到对方是怕自己手酸,江波涛有点儿想笑又有点郁闷。虽然他的个子在荣耀大陆男性中不算矮,但要说高又差一截,虽然很能融入普通人类,可这种时候还真是……他从善如流把手机给了周泽楷:“那小周你来看看最想吃什么吧。”

周泽楷想了想,回忆起当初他和江波涛初遇的时候,手指点在一家甜品店上:“这个。”

“哇,这个可是网红店呢,据说甜品很好吃。”江波涛眼睛一亮,“不过小周,只吃甜食可不抗饿,你还有什么打算吗?”

“第一家。”

“嗯,第一家?”江波涛在列表里翻了翻,发现是他一开始收藏的日料店,“好啊,就这个吧,小周你能吃得惯吗?”

“嗯……”周泽楷难得有些无奈地看着他,最后慢慢说,“守护者,有国外的。”

是我孤陋寡闻了。江波涛收起手机。

 

这一天是工作日,赶上午市客流量相对小,倒给了他们清静的一角。江波涛点了三文鱼、大竹夹鱼寿司和鹅肝寿司,考虑到肉类会很多,他又加了个芝麻海草,好吃清爽还不贵。

上菜的是个圆头圆脑的机器人,没做成仿生人的样子,保留了金属特质。但因为长得颇像Hello Kitty,倒也并不可怕。江波涛等它放好盘子认真道了声谢谢,周泽楷看了看他点的,问:“够吗?”

“所以在想要不要点个饭啊,只吃寿司真的太难吃饱了。”江波涛看着菜单,虽然这顿饭是周泽楷说要请客的,但他可不好意思把周泽楷吃穷了。

“没事。”周泽楷把菜单接过来,很快就加了好几个菜上去,“味增还清汤?”

“呃……清汤?”

“好。”

最后他们面前放了十来贯各种口味的寿司,淋着柠檬汁的烤青花鱼,抹茶口味的甜品和海鳗清汤,甚至还要了个海胆锅。三只Kitty浩浩荡荡排着队才给他们摆齐了。江波涛眨眨眼睛,而周泽楷有点儿羞涩地向他笑笑,说:“不够再加。”

——美人与美食兼得,人生可以无憾了。

他吃得非常开心,周泽楷看在眼里,神色都温软不少。这并非说他平常横眉冷对千夫指,不但少言寡语还冷面冰山。周泽楷虽然天生丽质,但他的好看,既不是带着讨好的漂亮,也不是肆意横流的侵略之美。他眉目俊朗,骨相生得端正,有高挺的鼻子,却又有圆润乌黑的眼睛中和那点儿棱角。与其说他美在张扬跋扈招摇过市,倒不如说这美是胜在和谐。

只是现下他第一次体会到这种和友人一起消磨时间的愉悦,所以那双眼睛更像盈满星河一样,无比温柔。

“江波涛。”他无比认真地叫出对方的名字。

江波涛咽下食物,这才不紧不慢地回答:“怎么了吗?”

周泽楷却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他嗫嚅着挤出几个字来:“你……能不能……”

江波涛悬着心盯着他,忽然福至心灵地想到了诡异的地方。

“队——不,小周你等等。”他规规矩矩地放下筷子,再也不敢吃了,“你……你考虑好了再说,千万别冲动。”

周泽楷瞪大了眼睛,心想江波涛真是冰雪聪明和自己心有灵犀,一下子就猜到了他心思。他又是高兴又是有点害羞,微微一笑认真道:“考虑好了。”

江波涛忍不住咽了下口水。

周泽楷低下头蹙着眉尖想想,又抬头看看他,终于像是下定了决心,脱口而出:

“做我搭档?”

江波涛在他开口一刹那一句“我们不合适的”差点就冲出去了,幸好刚冒出个“我”就及时刹车,有惊无险地听着周泽楷说完那句话。

 “我现在已经是你的队员了呀。”好在他很快回过神。

周泽楷摇头:“我的搭档。”

他已经少见地用了两次“我”,都快不符合他的语言习惯了。却正是这样,让江波涛感觉到这不是周泽楷的心血来潮,是他深思熟虑,又势在必得的事。

江波涛意识到他这话意义重大。

周泽楷的搭档,那能是怎样?自然能打能杀,必须是个战斗型了。自知之明,江波涛一向不缺,虽然大着胆子跟方明华要求下了做战斗型,但出于稳妥和安全考虑,他自己也明白事务型才是理想。

让他提出这样要求的,是不知为何、仿佛与生俱来的对周泽楷的好感,当然也有其他一点私心。可是,如果是做周泽楷的搭档,恐怕连忙都帮不上,只是拖后腿了。

“我不合适的,当不了你的搭档。”这句话还是派上了用场。

周泽楷不是强人所难的类型,看他语气坚决,暂时也无法可想,不过最后非常霸道总裁地留下句话:“迟早会是。”

江波涛仗着工资有方明华发,有恃无恐地避重就轻:“好好好,先吃饭先吃饭,寿司一小时以内不吃掉味道就不好了。”

周泽楷左看右看,夹走了江波涛觊觎多时的鹅肝。

 

他们这一顿饭吃得很慢,再悠闲地转出商场,准备去吃之前看好的甜品。结果顺着人流没走出几步,忽然见到前方被禁止通行的牌子围住。

江波涛一看路上横七竖八停着的车就感觉不太舒服,他明白这条路大概过不去了,打算重新规划个路线,这才发现他们现在根本无法逆流穿出去。显然这涌动的人潮就是为了看这场热闹来的。

周泽楷第一次见这个阵仗,不明所以,朝江波涛抛出个问询眼神,又怕两人走散,就抓住了他的手。

“是保安队。”江波涛明白形势所限不敢再挤,凑近他小声科普,“他们大概查到这里有……不太好的东西,要把它们带走。”

周泽楷听得他尾音有些发颤,下意识握紧他的手,也不多问:“走。”

他说着就带江波涛艰难地逆水行舟,在这汹涌人群里愣是开出一条路来,将将挤到块空地上。还没来得及喘口气,围观群众愤怒的吼叫声忽然炸响,守护者对精神波动极为敏感,周泽楷一时之间差点被这股浓重的情绪掀得吐出来。

保安队的人迅速地从某栋楼里揪出一个个潜在隐患,周泽楷看得分明,那些全是制作精良的机器宠物。现下它们被毫不犹豫、简单粗暴地塞进箱子里,背景音乐是民众们欣慰而愤怒的吼声。有个男人冲上去抢过一只电子猫摔碎在地上,虽然最后他被保安队制止了,但显然把这一出闹剧的气氛推向了高潮。

又病态又可怖。

这就是现在人类世界的模样吗?

周泽楷感觉手心被刺了一下,身侧的江波涛看起来还是异常平静,但握着他的那双手力道却有些紧。

“别看。”他忍不住伸手盖在江波涛眼上,察觉对方有一瞬间错愕,却没有拒绝。

 

TBC



评论(6)
热度(70)

© 三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