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ut I got my love for you

【周江】还愿(十一)


(十一)突如其来的大床房



 

周泽楷的身影一闪,投入长街暗处。

他不喜欢这种感觉。

在这条路灯报废的长街上,不知道有多少潜伏的敌人在暗中窥伺,而他怀里还抱着休眠过去的江波涛。

他暗中叮嘱吴启来H城观察,只是没想到才不过三四天,吴启这边就有了情况。

吴启失联前发回一个坐标,留下杜明和方明华坐镇,江波涛顺理成章被抓了壮丁,跟周泽楷来H城摸底。好在这次轮回基地早给周泽楷准备好了身份证,他们光明正大地上了火车。

刚到达那个地点,便有一队食梦者跑过,级别还不低。周泽楷早认出领头的是谁,便带着江波涛先藏起来暗中观察,没想到等食梦者制造的大型沙尘散去以后,江波涛忽然浑身僵硬地告诉他自己要关机了。

“等离开这里以后,要请你帮我强制开启清理掉沙尘。”江波涛最后无比愧疚地说完,“帮不上忙……真对不起。我以后会解释。”

街上起了风,周泽楷抱紧了江波涛,冷冷地说:“出来!”

他话音刚落,黑暗好像活过来一样,四面八方的黑色朝他涌了过来。

光明似乎只有白日里才短暂存在,但黑暗却日日夜夜轮转不停,他们悄无声息地围住周泽楷,片刻之间,这个月光也似的年轻人也被黑暗模糊了眉目。

周泽楷冲上!

他一上手就是飞枪,急速朝着黑色组成的包围圈外跃起,但他刚一升起,就意识到圈外有圈。黑暗之外的黑暗就等着他这一跃,顿时卷起无数罡风向他袭来。

周泽楷不慌不乱,他把江波涛扛在肩上,荒火主攻,碎霜辅助,无尽黑暗中骤然抹出红蓝两色,烧成无数绚烂的花。周泽楷扬手横扫,不退不让,无数子弹飞射而出,交织成一片枪林弹雨。

他以枪法闻名,这个名不仅是联盟内部,更扬到了食梦者那边。

但以枪法闻名,如果被近身,又会怎样呢?

风向又变。

周泽楷忽然疾退!

原本他立身之处,已经被砸出深坑,而他还没来得及松口气,便立刻旋身飞枪而起。

——晚了!

蓄力已久的黑暗兜头罩下,将他扑在地上,周围的黑暗们像是得了指令,随即汹涌而上把他卷住,长街角落里顿时成了一场无声的狂欢。

周泽楷本来可以避开,但他此刻还扛着江波涛,就不免顾忌更多。食梦者摁住他们的一刹那,带来了铺垫盖地的负面情绪,周泽楷本能地打了个滚护住江波涛,对方无知无觉,冷得像块冰,让周泽楷心里被强压下去的担忧泛起涟漪。

但他不敢再想,也不能再想了。

他现在要做的只有战斗,也只能是战斗。

周泽楷火力全开,无数子弹倾泻着撞上围住他们的黑暗,毫不停歇的绵密攻势终于将食梦者们逼退。他捉准空隙,即刻抽身跳起,随即飞枪不停带着江波涛离开暗巷。

他们退出五六条街,那些食梦者并没有追上来,倒是称了周泽楷的意。他随便找了家酒店开了房间,准备先帮江波涛检查。

一进房周泽楷便在四下设好防御的法术,再轻轻地把江波涛放在床上。他犹豫一阵,终于脱起了江波涛的衣服。坦白说,他其实无所谓人类的那一套道德情感体系,只是在轮回呆久了,多少对人情世故有了点了解,现在扒起江波涛衣服,便好歹回顾虑对方醒来会不会尴尬。但终究还是担忧更多,他很快就把江波涛上身脱了干净,伏在他胸前开始认真地找江波涛说起的地方。

他找了半天也没看到哪里有不同,看着江波涛想了想,只好上手。

江波涛的皮肤摸上去柔软光滑。原来人是这样脆弱,又这样冰冷的吗?周泽楷有一搭没一搭闪过几个杂念,心神却还是专注在找寻上。他摸到江波涛胸膛正中的时候,终于发觉出端倪,便试着按了按。

一点白光亮起,周泽楷一怔,却见江波涛紧阖着的眼睛忽然睁开。平常他瞳色总是带点儿蓝,现在已经变成了澄澈的亮蓝色,最后慢慢暗淡下来,归于平静。

江波涛眨眨眼睛。

“怎么样?”周泽楷扶在他后颈上,有些着急。

“不太好。”江波涛似乎在考虑什么。

周泽楷看得出他有些为难,没有催促他,只是先前压下的忧心此刻全部翻卷上来,他忍不住摸过去,握着江波涛的手。

江波涛深吸一口气。

“小周,再过两分三十秒我会再次进入强制休眠,所以我们要在这段时间以内把问题解决。”他语速很快,“你按刚才我胸口的位置打开胸腔,右边第三格有一个监控装置,请你根据屏幕显示的故障部分,找到我身上有问题的位置,把浮尘清除掉。我会预先解除连接,你直接拆下来就行。还有十秒开始,可以吗?”

周泽楷点头,伸手按在他胸口上。

“开始。”江波涛说。

周泽楷立刻按下按钮,眼前所见并不是人类内脏,江波涛身体内部全是金属与各种各样的导管连接。他面色不变,只迅速扫过变红的监控屏幕,毫不停歇握住江波涛左手。

“按一下手肘。”江波涛指示。

周泽楷照做,卸下江波涛左手,灰黑色的浮尘已经塞满了连接处,他飞快清除掉那些部分,再换右边如法炮制。

左脚,右脚,腹部……最后只剩头部。

“……头?”周泽楷犹豫一下。

“你害怕吗?”江波涛问。

周泽楷摇摇头,迅速而坚定地取下江波涛面部的外壳。

密密麻麻的电路元件上附着了无数尘埃,他无比轻柔地扫除那些浮尘,仿佛是在轻抚江波涛的脸颊一样。

终于结束了。

江波涛长出一口气。

“这次真是太谢谢你了。”江波涛不自觉卸去了力气,舒服地躺在床上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枕头有点奇怪,“H城居然会有大沙暴,我从来没听说过啊。”

周泽楷摇头:“食梦者。”

“嗯?”江波涛皱眉,“你是说这是食梦者带来的效果?那我以后可得小心点。”

周泽楷表示同意,忽然有些担忧:“你的弱点?”

“没办法,我勉强算是……算是个精密仪器吧,一般的浮尘没问题,但像这样的沙暴很有可能导致故障进入强制休眠。虽然我可以让你强行启动,但持续时间不长。”江波涛解释着,犹豫一下,终于问,“我其实是……机器人,小周你会不会——”

“你就是你。”周泽楷帮他拂开碎发。他倒觉得这样更好,江波涛不是人类,那就做他的搭档顾忌就更少点。

江波涛看着他。他安静了一会儿,最后说:“谢谢。”

“先休息。”周泽楷看他应该没事,稍微安心,“等明天说。”

结果自己这边着急坦白从宽,应该急着追问他怎么就是不是人的那一方却一点不急,江波涛觉得周泽楷这轻描淡写的态度实在是有点好笑,但不得不说,于他而言实在是最为妥贴的一种。

他一放心下来终于顾得上环视四周,发现自己躺在张大床上,看样子还是个酒店。江波涛慢慢转头看了看周泽楷:“队长你订的什么房?”

周泽楷根本没注意。他扛着江波涛进了酒店时前台小姐颇有些奇怪地看着他们,在他说要一间房以后更是露出一言难尽的表情。现在他倒也有些奇怪为什么这间房只有一张床了。

江波涛从他的无辜表情隐约猜到点什么,决定还是不要把人类常识科普给周泽楷了。他努力往外挪了挪:“队长你睡。”

“不睡?”周泽楷疑惑。

“其实我真说起来不需要睡觉也可以,一般睡眠时候可以整合信息清内存,但不是必需的,所以——”江波涛还想辩解,周泽楷没给他机会,利索地蹬了鞋子翻身上床,顺便把他摁下去。

江波涛,终于发现他枕着的那个“枕头”,是周泽楷的手。

“睡吧。”周泽楷拍拍他。

江波涛盯着他看了半晌,终于妥协。不过——

“队长你没脱衣服。”顺便先让我穿上件衣服吧!

最后等他俩终于安安稳稳睡下的时候,已经凌晨了。

 

江波涛又做梦了,这一回他坐在黑发美男子对面。

朦朦胧胧,他感觉得到,自己是眼睛是被个布条给蒙上了。不知道我的眼睛是畏光呢还是怎样,他模模糊糊想着,又后知后觉发现自己用的指代很奇怪。

“我想好了。”他的嘴不受控制地说出这段话,“也算是……物尽其用。”

“不许说。”黑发人一把抓住他的手,非常用力,如果不是因为这是在梦里,大概会很痛。然后他发现对面的人在发抖,一种无奈和悲伤同时击中了他,他抚上对方的脸,攒出一个笑来:“我还在这里,别怕。”

接下来的话被亲吻吞没。

他脱掉了自己的衣服,又顺从而熟练地去解黑发人的衣扣。摸到腰带的时候对方抓住他的手,十指交缠着压住他倒在身后的床上。他不由自主闭上眼睛,感觉眼前稍有阴影,然后就是绵绵密密的吻,在唇间缠绵。

灵肉好像暂时分离,江波涛觉得自己钻出了那具皮囊,站在床头不得已地看这两人上演活春宫。稍待片刻,他又觉得自己就是雌伏他人身下的那位,发出愉悦、又有点苦涩的呻吟。

这一场情事好像温吞混沌的水,他喘息承受着,感觉自己在被慢慢煮沸。渐渐不知道自己在何方,世界失真一般眼花缭乱地转动起来,遮眼的布条也在动作中掉落。

江波涛抹掉额上的水珠,勉强支起自己,身边有双手臂环抱,他不由自主回抱过去。欲望一直不得纾解,挨挨蹭蹭间更是野火燎原,他伸手瞎摸一气,感觉到温软肌肤,便画着圈极尽撩拨,腰也动个不停。

可不知道怎么回事,刚才还对他热情万分的人一下子变得僵硬起来,甚至伸手把他推开。江波涛冲口而出:“穿云你怎么回事……”

等等,穿云是谁?

他一下子清醒了。

周泽楷满脸疑惑地扶着他,T恤被脱了一半,微微的天光里江波涛看得出他肌肉结实身材精壮,线条流利引人遐想。

但眼下情形,还是先不要遐想了。

“队长我……”江波涛都不知道能说什么,他低头乱瞥,蓦然发现周泽楷下身好像也支楞起了个小帐篷。

他惊悚地抬头,对上周泽楷茫然无知的表情,心里炸成一片的烟花慢慢就安静下来了。他琢磨着试探:“小周你难不难受?”

周泽楷迟疑一下:“有点?”想想又补上句,“忍就好,习惯了。”

哇……江波涛这下瞪大了眼睛,他本来想周泽楷也难受的话,正好可以借去洗手间解决逃跑,也给周泽楷留下不尴尬的空间。结果周泽楷居然这么……纯天然。

“你别动。”周泽楷像是被他刚才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有点心理阴影,特意加了一句。

江波涛看着他犹豫半晌,冒出句:“我,我可以帮你。”



TBC


评论(3)
热度(72)

© 三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