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ut I got my love for you

【周江】Pink Monsoon(下)

流水账甜傻白……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,非常非常ooc,尤其对不起妹子们,升天

提示:性转周江有,两对HE,不能接受请不要勉强




江波涛开始感觉厌烦了。

他不讨厌周泽泽,但他忽然觉得答应这次组团约会的自己,简直就是个笨蛋。约会应该怎么样?两个人,手牵手,找个小餐馆或者什么地方,没人打搅。就算是去电影院或者游乐场,那也不应该是这样:沉默,诡异,并且每当两对人中的一方做出点亲密举动,对面的那对情侣就苦状万分地别开眼。

“我只是有点不习惯小周和别人秀恩爱……”江桃桃努力争辩。她刚才摔了周泽泽的手机,手忙脚乱地向她道歉,调子愣是比平常提高了一个八度。

这么巧我也是,江波涛脑子里蹦出这句话,随后他怀疑自己真的撞坏脑袋了。

之后他们看了几场表演,在宝藏海湾附近买了火鸡腿补充体力,差不多到了去排队看车队游行的时间。周泽泽走过去和江桃桃手挽手,看看江波涛,补充道:“我们聊聊。”

“好,那我和小周走前面,你们聊的时候注意看路,等下人多了,我怕找不到你们。”江波涛顺手帮她拿了刚买的零食,周泽泽看着他,眉眼弯弯地笑了笑:“谢谢。”

于是两个男生走在前面开路,或许是照顾女朋友需要小心翼翼,和周泽楷又凑到一起的时候,江波涛莫名松了口气。但很快,他的心又提了起来。

周泽楷居然那么快就接受了江桃桃,这是他始料未及的。倒不是说他反对周泽楷开始一段恋情,但这实在是太奇怪了。周泽楷与他相识这么多年,感情经历虽不能说像张白纸,但和很多人想的不一样——他差不多四五年里一直保持着单身。

江波涛不是没有就这个问题旁敲侧击过,但每次,周泽楷都说“没合适的”或者“不到时候”,再问,他就不说了,只是盯着江波涛看。每到这时江波涛就只好投降。

他一直在等,一直在等,等哪天某个人出现,然后周泽楷会对他说他脱团了。

这样他就可以挂着微笑,漂漂亮亮地向周泽楷说,恭喜你啊。

可是周泽楷选择了江桃桃,而江桃桃,可以说就是他——只不过是个女孩儿。

江波涛顿时就心理不平衡了。

对,他捏着一袋子零食,忽然醒悟过来他为什么从昨天开始就看江桃桃不顺眼了。我就是心理不平衡,她明明什么都不知道,就这样从天而降抢走了周泽楷,只是因为周泽楷是个男孩子。

下一刻他忽然觉得有点对不起周泽泽。

他们好不容易才挤到观景的良好地点,占了个好位置,江波涛把几个购物袋往手臂上方抹了抹,挣出手来查写好的攻略。

“五点左右去城堡那里吧,再晚占不到好位置了。你觉得怎么样?”江波涛把手机递给周泽楷,从刚才开始他就一直在看,脑袋偏得很辛苦。

“可以啊。”周泽楷笑笑,帮他拿走几个袋子,自然地挂在手上。

“小周你这样真的好像模范男友啊,”江波涛不由自主脱口而出,然后瞬间就后悔了,他急忙补救,“我觉得另一个我的眼光很不错。”

靠,这句还不如上一句。

周泽楷却还是笑,他说:“一直很好。”

江波涛不可抑制地想起他们的日常,他和周泽楷也会去逛街。男生并不都是网购衣服的,而且,江波涛自认算半个周泽楷的造型师,比如今天,周泽楷这件皮衣是他们上次出去时候他给挑的。更多的时候他们会乔装打扮去模玩店,偶尔去看画展,甚至摇滚乐队的live。那些大包小包通常会被周泽楷抢过去,在江波涛表示自己不是妹子不需要帮忙的时候,一袋甜甜圈就堵住了他的嘴。

软肋和默契简直是并生。当然他也有过很多次报复性地打包了食堂最后的小笼包,捉弄完无包不欢的周泽楷,再假装不经意地说队长快来,我给你留了一笼。

周泽楷知不知道这是他的杰作,他没把握。但江波涛明白,很快,这可能就是江桃桃的专属了。

等等——

“她们哪里去了?”江波涛意识到这么久了两个女孩儿都不曾上来向他们打招呼,“聊天聊得太投入了吧,这下找人可不容易了……队长你不能怪我啊,我真不是故意把你女朋友弄丢的,你看我这里损失也大了。”

他环顾几圈,有一点慌,人群拥挤,两个女孩子又都那么漂亮,谁知道会不会遇到什么麻烦。这种认知让他升起点焦躁,他看了看周泽楷,他好像并不着急。这个时候江波涛再一次,对这次double date感到厌烦。

“为什么答应她?”人潮涌动中,周泽楷忽然问。

江波涛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嘴先动了,疑惑地啊了一声。

周泽楷开始一件一件地把袋子往左手里放,江波涛还不明白他要做什么,他已经空出了右手,一把抓住江波涛,往人群反方向流动。

“小周你要去哪啊!等会儿她们找不到我们了!”江波涛挣扎,但没挣脱出去,周泽楷抓着他的力气比平常大。

算了,江波涛懒得挣扎了,实际上他连耐心和好脾气也不想维持了。当他们站到街角的时候他非常烦躁,他不想去看周泽楷,于是他就盯着地砖。说实话,和周泽楷交流能完全懂得他的意思,主要靠的当然不是语言。他的微表情、动作、手势,甚至眼神,需要从这些方面去解读,再加上根深蒂固的习惯和常年观察的经验,江波涛才能明白周泽楷要想表达什么。

他曾经很惊讶,因为周泽楷对他的解读也是如此。

这会儿他越想越远,江波涛刚来S市不久有点水土不服,只有喝柠檬汁的时候才感觉好点。有一次赛后大家一起去买奶茶,江波涛因为想起比赛中几个赛点,忽然有了思路,拿着本子坐上车准备先记下,就没有去。过了一会儿脸上被冰了一下,周泽楷回来了,带着一杯柠檬爱玉,七分糖少冰,是他喜欢的口味。他从来没有和别人说过他喜欢喝什么,每次队里买水的时候,不想麻烦别人他总是怎么方便怎么来。

但周泽楷知道。

“……你喜欢她?”

江波涛一愣:“什么?”

他终于抬头看周泽楷了,周泽楷一脸“我就知道你没在听”的表情。

“为什么是她?”周泽楷问。

江波涛一下子就懂了,同时有点生气:“好,同样的问题,我也想问你,为什么是她?”他没有等周泽楷开口就接着说下去,“我保证她不适合你,你看到了,今天这次约会就是很好的证明。从头到尾,其实她只是喜欢有人陪伴的感觉,至于陪她的是谁那不重要——男士最好,可以挡相亲。”

周泽楷说:“她也一样,但你答应了。”

江波涛闭了闭眼睛:“问题不在这里,小周……你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个人呢?我不知道你这次是不是认真的,但她随时可能回到她们那个世界去,到时候你怎么办,谁陪你?而且你选她的时候——”剩下的话被他及时摁回去了。

“就是因为你,”周泽楷突然说,“才选她。”

什,什么?江波涛盯着他看,张口结舌,他差点想问周泽楷你这是什么意思,你不要骗我,我开始以为你是不是对我有意思了。

“她亲到你了?”周泽楷却转了话题。

江波涛第一次感觉自己跟不上周泽楷的脑回路了,他一时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,究竟是告诉周泽楷,你的女版只是逗我的,标准的借位我猜她是接过很多类似代言吧;还是该说周泽楷你几个意思我们明明在讨论你的感情问题,你干嘛忽然扯到我身上。

但周泽楷突然把拎着的购物袋全摆在了地上,然后捧住了江波涛的脸,毫不犹豫地吻上去了。

江波涛一开始完全震惊了,等反应过来他猛烈地挣扎起来,推搡着周泽楷,但这毫无作用。

我操。他在心里骂了一句脏话,我一定要揍死他。

他捏着拳头,在快要喘不过气来之前打算给周泽楷一拳。

——但这一拳最后在周泽楷脑袋边停下了,他弹了一下周泽楷的头,示意他放开自己。

“我喜欢你。”周泽楷在他面红耳赤不停擦嘴的时候说。

江波涛动作停了一下:“你是不是弄错人了。”

他声音都有点闷。

“不是。”

“我不想当小三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你说你喜欢我我当真了啊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就算你之后跟我说你今天脑子坏了、你性别认知障碍了、你……总之不管你有什么毛病,我都记住了,这里有监控的,你不承认我就去调监控。”

“……我以为……”周泽楷这次也有点委屈,“因为我是男的,你才不接受。”

“我、我也——”江波涛震惊了,“这不该是我的台词吗?!”

 

“所以你和周泽楷早就商量好了?!”江桃桃还是没忍住,扑上去掐周泽泽的脸。

十分钟前她崴了脚——电竞选手的职业让她没必要穿高跟鞋,今天算是例外。周泽泽把她带出来,坐在台阶上,慢慢揉她的脚,旁边放着那双倒霉的鞋。

这就像一个赌注。周泽泽告诉她,这么多年她一直喜欢着她,但江桃桃无数次地说过“小周你是个男孩子就好了”。所以当知道这个世界的自己是个男生的时候,她又惶恐,又不知所措。

——可是周泽楷居然也有同样的烦恼。

他俩达成协议,各自去找另一个江波涛。周泽泽承认,那个借位吻是故意的,她想知道江桃桃会怎么反应。而周泽楷故意带着小姑娘去秀恩爱,也何尝不是想看江波涛究竟怎么打算。

幸好最后,他们都发现自己真正喜欢的人是谁。

“你到底亲没亲他?”江桃桃被揉得舒服很多,她忽然觉得,其实还是她的小周最好,毕竟就算再怎么相像,周泽楷都没有领会到她的很多小动作。

周泽泽非常无奈了。

“没有。”她这样说着,在短发女孩儿的颊边留下一个樱桃色的吻。

 

 

END



评论(2)
热度(70)

© 三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