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ut I got my love for you

【周江】还愿(十三)



(十三)火焰哥布林



 

“啊……小周……我……我不行了……”江波涛额角都覆盖上了水珠,他在这方面被制造得尤其像人类,此刻边喘着气边挣扎着想推开周泽楷,“你……你能不能,再轻点儿……”

周泽楷抓住他的手,放缓动作,声音温柔:“好呀。”

“啊!”江波涛叫出声,他委屈巴巴地看着周泽楷,有点痛苦地说,“感……感觉更痛了……”

周泽楷这回停了下来:“怎么办?”

看江波涛痛成这样他也很不忍心,手中动作都停下来了。

“没事。”江波涛喘了口气,坚定地看着他,“我们……我们继续吧。”

会变成这样都是江波涛自作自受。

每到此时他都会非常痛恨自己的创造者,为什么要给他这样媲美人类的五感。是的,甚至包括痛觉,虽然那都是细小电流作用的结果,却和人类疼痛中枢产生的效果异曲同工。

幸好我还能把它关掉。江波涛迅速给身体下了指令,暂时关闭了痛觉产生程序——五分钟前他低估了检修可能给他带来的痛苦,所以没有理会。

“啊……这下舒服多了。”江波涛长出口气,“来我们速战速决。”

周泽楷点点头,继续按他的指示做。

他们俩好一番折腾,终于从隔间里挣出来。

“我们行李是在你那吗?”江波涛问周泽楷。

周泽楷点头,解除术法,把行李箱从虚空中抽了出来:“要拿什么?”

“没有,只是做个伪装。”江波涛笑着指了指孔雀大厦,“我们去住店吧。”

周泽楷一下理解了他的思路,不由得微微一笑。等这次回去,不管江波涛还有什么顾忌,他都会把那些难题解决了,好让他顺理成章同意做自己搭档。

他俩迅速订好了房,周泽楷要求要在走廊尽头。等进了电梯,江波涛忍不住询问:“为什么要选在走廊尽头,因为负面情绪集聚比较多吗?”都市传说里都是这么讲的。

周泽楷一愣,摇摇头。

“跳窗方便啊。”

江波涛:“……”

他俩在酒店放好东西,江波涛看周泽楷关上房门,手指在眼周轻轻按了下,开始扫描整栋大楼的情况。

孔雀大厦整体建筑据说仿照了傣家竹楼的样式,江波涛扫描几次,楼中密密麻麻的都是红色的人形,没有异状。他尝试着往顶楼和底层扫描,却什么也没有。

没有反馈,本身也是一种反馈。

“顶楼和地下好像有点奇怪。”江波涛倒了杯水给周泽楷,“他们顶楼好像有观景餐厅,我们可以去看看。地下的话……晚上行动?”

“可是……”周泽楷欲言又止。

江波涛问:“小周你是担心吴启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我们等会儿先去餐厅,如果没有异状就去地下。”江波涛停止扫描,开始分析酒店的平面图,“早一些解决,也能早安心。”

周泽楷点点头,忽然想到江波涛体质特殊,忙问:“又有沙尘……怎么办?”

“没事的,”江波涛笑了笑,“平常我都是把五感的数据设置得比较接近人类,没有发现敌人,才会有那种意外啦。不过刚才检修的时候,我把身体参数都调高了,也解锁了战斗系统,只要沙暴持续时间不长就没问题。而且,有队长保护,我也不怕啊。”

他本来只是开玩笑,结果周泽楷倒点头了:“没问题。”

“小周啊……”江波涛摇摇头,“你……你就不觉得我很奇怪吗?我,我既不是人类,也不是灵体或者守护者。不瞒你说,对人类而言,像我这样的存在是潜在危险,就比如我们那天在街上看到的那样。”

他此时全无笑意,偏蓝的瞳孔映着周泽楷,但内中却没什么波动。

原来他不笑的时候,是这个模样。周泽楷忍不住想。

他又一想那天上街时江波涛不经意流露出的几丝谨慎,还有刻意调低自己参数的举动,便伸手握住江波涛的。

“你很好。”他捉着江波涛的手搜肠刮肚半晌,终于挤出这么个短句,末了又想起自己一点心绪,加上,“不要怕。”

然后他看到江波涛原本挺直的肩背骤然垮了下去,周泽楷不明所以,有点惊慌,等反应过来时江波涛已经靠在他胸前低着头。周泽楷手足无措地伸出剩下的一只手,又漫无目的地僵在半空。

可千万别哭啊。他此刻简直不知道该做什么了。

“谢谢你,小周。”半晌,江波涛的声音响起。

“……不客气。”周泽楷终于松了口气,把剩下那只手摆在江波涛肩上。

 

顶楼什么也没有。

江波涛有点奇怪:“可是这一层也太干净了吧?”

周泽楷表示赞同,明明是适合观景的好地方,却除了服务员以外几乎没什么人。他蹲下身,用手在地上摸了摸,随即站起来,仿佛颇为不解的样子。

“去地下。”周泽楷片刻也不想耽误,这时候距离吴启失踪已经快24小时了。

江波涛看看他,周泽楷神色依旧没什么大的变动,但他明白他此刻应该也是极为焦急的。他没说什么,只快速跟上周泽楷,搭上电梯。

周泽楷只按到了一楼,出了电梯间便带着江波涛沿安全通道往下走。江波涛示意他稍等,将电子干扰设备抛出,希望能瞒过监控。他们走到地下一楼门口扫描一圈,江波涛摇摇头,两人继续往下,直到地下三层,江波涛忽然做了个暂停的手势。

而在他动作的前一刻,周泽楷已经做出了戒备姿势,全身绷紧。

地下三层,官方资料显示这里是停车场,但一辆车也没有。跟顶楼一样,干净得诡异。江波涛细致扫描着,发现这回全景图呈现在他眼中的,不是一般情况下的红色,而是蓝色与黑色的混杂。

“我找到了。”他盯住两色杂糅的一点,想要指给周泽楷。

“知道了。”周泽楷做个手势让他跟在后面,两人鱼贯而入,慢慢走近那个地点。周泽楷看了看四周,两指并起,在空中划了一行无形的符文。遇到叶修那晚的情景重现,江波涛发现四周全变成了黑白两色,随后周泽楷取出荒火碎霜拼装在了一起,那两把左轮手枪不知为何竟变成的狙击枪的模样,轰然一响,他这一发子弹打穿了地面。

“……”江波涛已经顾不上吐槽了,蓝黑两色在周泽楷的举动下疯狂流动起来,然后——

“小心!”他忍不住喊出声。

一团巨大的黑色从地下扑上!

枪响!

周泽楷不闪不避,狙击枪枪口微扬,早在那团黑影冒头时便毫不留情地出击!

随即,他劈手抓住江波涛,毫不犹豫地往打穿的洞口跳了下去。江波涛只感到天旋地转,唯一能做的就是死死抓住周泽楷的手,也不知道他们翻滚了多少圈,终于——

“啵”的一下,两人从一个管道中打着滚扑了出去。

落地之前周泽楷早有准备,把江波涛护在怀里就势打滚化掉力道,旋即就往旁边一扑!

江波涛起身时,就看到周泽楷沿着墙面疾速奔跑,一面跑一面不断射出无数子弹。漫天子弹如毫不间断的激流,噗噗几声,全都钻进了敌方血肉。不出几分钟,在场的敌人全都倒了下去。

“这是什么?”江波涛指着地上长得像小矮人的家伙问,不知道为什么,他莫名想起曾经见过的RPG游戏……

“火焰哥布林。”周泽楷简单解释一下,做了个“走”的手势,他的狙击枪又重新变回了荒火碎霜。

他们顺着管道掉出来的这片区域仿佛是个实验室,碧莹莹的灯光和地上交错的管道,让整个空间有种恐怖片的基调。两人谨慎地走走停停,但出乎意料,除了最开始的黑影和火焰哥布林,再也没有其他的食梦者出现过。江波涛调出特殊视角再看,整个空间依然是黑蓝两色交错,他看着看着,觉得蓝色似乎渐渐在被吞噬和同化。

道路曲曲折折,除去他们刚才摔出来的管子,还有很多条,江波涛一路注意着走势,感觉差不多要到汇聚处了,前方的周泽楷行动也越发谨慎起来。

终于,前方出现了一道安全门。

两人对视一眼,江波涛用口型表示有办法,周泽楷则举起了他的枪,看起来要故技重施。

“等一下!”江波涛压下他的手,“我试试。”

他们警惕着四周走过去,门锁是液晶触屏,江波涛看了看,似乎需要虹膜识别。这可有点麻烦。他一面盘算着一面动了动左手食指,指尖划开,变成了连接口,顺利接上门锁接头。

周泽楷瞪大了眼睛,凑近了想仔细观察他是怎么操作的。江波涛颇为得意地冲他展示了一下,却也没闲着,一刻不停地进行高速运算以求破解这些屏障。

“成了。”一排排指令符号在江波涛眼里闪过,终于,随着“咔嗒”一声,紧阖的安全门向着两边缓缓开启……

——瞬间警铃大作!

怎么可能?!江波涛一惊,周泽楷见势不妙,却不撤退,抓着他就往里跑。

“太慢。”跑出几步,周泽楷又停下了,转身面对着他。江波涛瞬间想到被扛在肩上狂奔的那次,顿时拼命摆手拒绝:“队长我绝对不要,我有别的办法!”

“好。”周泽楷点点头,二话不说向他背后打出几发子弹,还没等后续赶来的哥布林补上,枪响,整面墙被他打塌了。

江波涛心想他可算看出来了,新上司长得美,并且崇尚暴力美学。

“我准备好了。”他收起不合时宜的吐槽,翻身腾起,脚底动力喷射器弹出青白色的火焰,“要搭顺风车吗?”

周泽楷朝他比了个赞。

“帅。”他毫不客气地搂上江波涛的腰,“要。”


TBC

评论(9)
热度(51)

© 三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