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ut I got my love for you

【周江】还愿(十五)

依旧是定时存货系列

老夫特二的敏感词系列真是让人惊喜又意外=-=



(十五)副作用


 

孔雀大厦,地下。

无数工作人员忙前忙后地灭火,但主机已经被销毁,是救不回来了。

“妈的。”有人骂了一句。

“着急了?”忽然响起一个声音,众人纷纷低头鞠躬,来人一抬手示意不必,“动谁不好动到轮回的人,昨晚就有消息说周泽楷来了H城,你们倒好,留着几个垃圾看门。现在倒知道着急了。”

“……副,副队,我我我,我们——”

“算了。这边的资料我们早做了备份,多数是失败的实验记录,拿了就拿了。以后,可给我千万小心,不然实验样本,可是稀缺得很。”他一脸不耐烦地叫忐忑不安的下属走开,又单独叫住一个人,“当务之急是找到王杰希,周泽楷这边,你们不是和他们的人有联系吗,盯紧点,有什么情况直接报给我。”

“是。”

都是些垃圾……

他一脸阴郁地看着满地的哥布林,信步走到主机附近。地上散落着一点白色,旁边是被撕破的衣料,那点白色仔细一看,竟有些像人类的皮肤。

这是什么?

 

江波涛举起手看看,左臂的人造皮肤掉了长长一条,渗出红色的机油,看起来很像伤口。

这么多年以来他很少遇到这样的情况,修补不易,只好这几天都穿长袖了。

他洗了把脸出门,周泽楷和吴启正在给方明华发之前扫描到的资料,一面互通信息:

“……所以小周你觉得蓝晶骑士只是路过,实验室另有人管理吗?”方明华摸了摸下巴,“不过现在估计他们都知道你去H城的消息了。”

“没事。”周泽楷抱着手臂,他倒是觉得这无所谓。虽然成了首席,但他自己明白,以他现在的影响力还不足以成为让对方闻风色变的角色。至于要是对方真把他看得很重,那倒也没关系,打败他们就行。

“你有时候能不能迂回一下?”方明华知道他的思路,恨铁不成钢,“我知道你聪明,战术思维好反应也快,狠三狠四。但你想过没有,叶修喻文州张新杰哪个不是老心脏,给你设局怎么办?不说他们,陶轩能镇得住叶修,在嘉世当那么多年事务总管,这说明什么?万一他是内鬼,玩不死你。”

周泽楷:“哦。”

方明华:“……”

吴启:“方哥快喝口水!”

江波涛嘴角一抽,靠着他俩坐下来,状似不经意地岔开话题:“方哥,王杰希前辈有消息吗?”

方明华脸色缓和一点:“霸图和嘉世去了风雪矿洞,有消息称王杰希到过那里。微草那边,泊远说都很正常,昨晚有三次食梦者attack事件,不过没有大影响。”他忽然问江波涛,“你们打算怎么办,回来吗?”

江波涛下意识看了一眼周泽楷,答:“文件里有线索吗,有的话我们不如先去逮/捕内鬼?”

“有些部分是加密的,而且他们用的加密方法还需要法术破解,破解需要一点时间。”方明华说。

“嗯……我的看法是,先按兵不动,再在H城呆两天,看嘉世有没有动作?”江波涛心道原来如此,看来他明明破解了安全门那里的程序,却依然触发警报,也是法术的原因了,“队长你觉得呢?”

“可行。”

方明华琢磨一下:“那好吧,你们小心点,尤其是你!”他瞪着周泽楷,警告。

“要动我,早动了。”周泽楷淡淡地回他一句。

方明华怒道:“我不管了!”

吴启和江波涛对视一眼,默契地选择闭嘴,连线会议就此结束。

周泽楷走到窗前,加固的防御法术已经很牢靠,他看了看,突然说:“我睡一下。”

“啊?好的队长,什么时候叫你起来?”吴启随口问。

周泽楷挥挥手表示不用叫他,往卧室走去。

他们订的这间民宿位置正在西湖边,这一带都是类似的小别墅,游人络绎不绝,倒是方便了隐藏行迹。江波涛眼看着周泽楷背影,觉得似乎有些不对。

可能他也累了吧……他颇为愧疚地想着之前都是周泽楷照顾自己,又对付了大部分难缠的食梦者。

吴启拿着手机订外卖,手腕上还残留着青紫痕迹,手背上好几个针孔。

江波涛倒了杯水给他:“你没事吧?”

“还好啦,我们回血很快的。”吴启朝他笑笑,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,“麻烦队长和你了,也没弄到什么有价值的情报。”

“平安最重要。”江波涛也笑了笑,犹豫一下,还是问,“你手上这个……”

“哦这个,你之前看到那个实验室里有很多培养皿了吧。”吴启收敛了笑容,“他们在做守护者相关的实验。”

江波涛一惊。

“我猜的,不过那里没有人形标本。那些人围攻我,但正面攻坚我真不擅长,就被抓了。我估计他们不知道我是谁,但可能这实验缺样本,就打算用我来做实验了。”

“你……攻击你的是食梦者吗?”

吴启眯起眼睛回忆一下:“应该都是……吧,感觉到的都是负面情绪。被那群人围住的时候真是恶心死了!”

“你们会受负面情绪影响吗?”江波涛有点意外,他的参考资料里暂时还没涉及到这块。

吴启订了个披萨:“你要哪个?海鲜吗,好的……嗯……这当然会啊,力量越强就会对情绪和精神力越敏感,我猜叶神那样的打起架来肯定每天都跟晕车一样,哈哈哈哈……”

他填好地址电话,看江波涛往楼上走,招呼了一声:“我都订好了,等会儿到了叫你!对了你今天这身配色不错啊……”

江波涛上楼,快步走到主卧门口,敲了敲门。

“小周?”

没有人应门。

江波涛默念一声不好意思,试着旋转门把,门居然没关。

他赶忙进去,又叫了一声:“小周?”

依然没人应声,江波涛按了一下墙上的开关,隔断墙撤开,周泽楷趴在床上,鞋也没脱,仿佛精疲力尽的样子。

江波涛吓了一跳,快步走上去,试着拍了下周泽楷肩膀:“小周,你没事吧?”

周泽楷面孔朝下闷在被褥之间,江波涛也不知道他答没答,又怕他这样趴着睡不舒服,想帮他翻个身过来。他勉强了好半天,周泽楷终于从层层被褥中露出一线脸来,好像极其难受地挥了下手,翻过身。

江波涛这才发现他整张脸红彤彤的,伸手一贴额头,是发烧了。

周泽楷闭着眼睛,汗湿的黑发黏在脸上,甫一翻身就是大口大口的喘息。他的大衣和毛衣都乱七八糟地扔在地上,薄薄一件衬衫像打湿的纸,硬朗的肌肉线条全给勾勒出来,看得江波涛心里一跳。

情感中枢难道……老化了?他莫名奇妙地摁了摁心脏,这才想起当务之急是给周泽楷治病。

“吴启,”江波涛下到楼梯处能看到一楼的地方,喊,“你来看看队长,他好像发烧了。”

“啊?!”吴启感觉受到了惊吓,“我、我们居然能发烧?”

江波涛:“……”

房间里,周泽楷浑身是汗,脸上泛红,江波涛和吴启面面相觑着。

“这怎么回事……我从来没得过人类疾病啊……”吴启百思不得其解,“难道是因为食梦者的负面情绪影响?”

“我刚才也是听你说才想起这个,上来看看队长,结果……”江波涛一心二用,在脑中检索相关信息,“还好烧得不是很严重。”

“人类的药有用吗?”吴启琢磨。

江波涛想了想:“要不试试?”

他们俩对视一下。

“那就试试吧。”吴启站起来去楼下拿医药箱。

江波涛把手放在周泽楷额头上,传递过来的温度没有想象的那么烫人,但周泽楷表现出来的明显要比这痛苦。是负面情绪的影响吗……他用冷毛巾帮沉睡着的人擦汗,心中泛起隐忧。

 

印山贼寨。

王杰希与叶修一路砍瓜切菜地突入,放倒了印山贼寨的先锋季狼不过用了半个小时。也算是幸运,他们奇兵天降,打的就是敌方毫无防备的盘算。可怜季狼也是食梦者里威名远扬的狠角色,顷刻间灰飞烟灭。

印山贼们终于意识到敌袭,一面叫嚷一面组队,把他们俩团团围住。王杰希身法诡异,切入角度出人意料,他在联盟中以“魔术师”之称闻名,说的就是这种天马行空的战法。只是平常顾及队员配合不轻易拿出来,今天的同伴既然是叶修,又是这样的大战,自然怎么称手怎么来。

他骑在扫帚上一击打飞个印山贼,忽然眉头一皱,急转直下劈开一记冷箭,问叶修:“你怎么了?”

叶修掐了个印,点在自己眉心上,慢慢舒展神色:“还不都是小周闹的,这小孩儿也太烧电了吧!”

王杰希顺手挡掉攻击,马上明白他这话的意思,他那两边不一样大的眼睛,这时候瞪得一样大了:

“他的力量是你分流的?说好放权给人家,以后还想把/持/朝/政?”

“得了大眼儿,你当谁都跟你似的,皇/城根儿天、子/脚下,天天脑袋里塞着political battle,庸不庸俗?”叶修的伞换了形态,战矛扬起,捅穿一个小贼,“说出来吓死你,他的力量,现在一半靠我,一半靠苏沐秋,可精贵了。”

王杰希这下无语了。他索性不管叶修,熔岩烧瓶酸雨干冰一溜儿砸过去,印山贼寨一片狼藉哭爹喊娘。无数爆炸里,两人翻身飞入城墙,随即用了隐身的法术,暂时休息。

“以武力值来说,他是很合适。”王杰希这时候冒出一句。

“是啊,你也知道,‘枪王’的位子就是留给他的。其实吧,首席我当这么多年早不想干了,你们这群老油条又一个不肯接。小周嘛,挺合适的,人也实在,只可惜这么多年始终是差了一点。”叶修点了根烟。

王杰希犹豫要不要捏起鼻子,最后还是放弃:“不理解人类感情,那就永远不是合格的守护者。”

叶修点头:“对啊,如果不能控制住情绪影响,多半是废了。”

“所以你坚持要我放消息给他,如果他能察觉,就是对他能力的考验;察觉不了,我们这一战之后,也没必要再对那个人动手。”王杰希哼了一声,“算计得真好。”

“过奖过奖。”叶修大大咧咧地接受。

王杰希看看他,冲口而出:“苏沐橙留在嘉世,是你的意思?”

叶修没说话,王杰希等了一阵,莫名想起微草基地,也不知道高英杰顾不顾得过来。再抬眼,叶修已经把烟灭了。

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


TBC




评论(10)
热度(67)

© 三七 | Powered by LOFTER